首页 > 热点新闻 > 云深不知情归处凤青青逸尘封 云深不知情归处凤青青逸尘封小说

云深不知情归处凤青青逸尘封 云深不知情归处凤青青逸尘封小说

陪伊阁主2018-3-13 20:47:40 浏览69次

云深不知情归处凤青青逸尘封 云深不知情归处凤青青逸尘封小说

为您提供男女主是凤青青逸尘封,名字叫做《云深不知情归处》的小说,该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凤青青逸尘封小说精彩节选:凤青青隐隐觉的,她是来者不善。“你来干什么?”凤青青下意识绷紧了身子。“我来干什么?妹妹在这牢房寂寞空虚。

《云深不知情归处》精选

隔着牢房,梦澜笑颜如花,道:“尘封也太不怜香惜玉了,怎么能对妹妹这样?还不快开门!”

那狱卒俨然把她当女主人,听命把牢门打开。

梦澜嘴角的笑容实在太刺眼。凤青青隐隐觉的,她是来者不善。

“你来干什么?”凤青青下意识绷紧了身子。

“我来干什么?妹妹在这牢房寂寞空虚,自然是来帮妹妹排解的。”梦澜说完,对身旁的狱卒使了一个脸色,“赏给你了。”

梦澜话中的意思,凤青青自然明白。

知道她狠毒,没想到狠毒到如此地步,也大胆到如此地步,居然让人玷污她的清白……

狱卒常年守着监牢,早已亟不可待。

而凤青青这几天一直在牢里,几番折腾下,衣衫有些凌乱的挂在身上,胸前的春光若隐若现,狱卒一时口干舌燥了起来,手朝着凤青青胸前探去。

凤青青往后退了一步,惊慌道:“你干什么?”

“梦澜夫人说了,让你快活!”狱卒淫笑着,开始脱裤子,梦澜在一旁眯着眼看戏,内心冷笑着:这具身子脏了,回头还有谁在意?若离敢要吗?逸尘封只会嫌弃!

凤青青已经退到了墙角,被狱卒一把抓住,按在了地上。

狱卒整个人也骑在了她身上,换作从前,不过一招制敌的事情,然而两年来的损耗,她早已没了力气,只能吼道:“大胆!我是天族的帝女,逸尘封八抬大轿娶回来的夫人,谁敢放肆。”

凤青青的话有些唬人,狱卒有些担忧,手上动作停止了。

梦澜也不恼,踩着小碎步上前,冷哼一声道:“谁不知道,尘封最讨厌这个贱女人,他怎么会在意呢。”而后看向狱卒道:“你还不抓紧。”眸底满是恶毒。

“对,君上巴不得这个女人死,怎么会在意她。”狱卒心中这样想着,不再畏惧了,一把扯下了凤青青的肚兜。

凤青青尖叫了起来,急忙用手环住了胸口,泪水有些忍不住,全涌了出来,瞪着梦澜道:“你如此狠毒,就不怕遭报应。”

梦澜笑起来。

那笑声很是放肆!

“那你就留着命来看看,我到底会不会遭报应。”见这狱卒磨蹭了半天,枪头还没上,梦澜有些急了,催促道:“你是不是男人,还不快点——”

狱卒见状,也不磨蹭,几乎把凤青青扒干净了,陶醉在凤青青的叫声中,扶着枪头就想上——

这时,梦澜感觉到,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暗道:“逸尘封?他怎么会来这里!”不行,不能让逸尘封看到这些。

眼看狱卒的手,向自己身下探去,凤青青哭喊着,感到绝望,就在这时,梦澜突然把狱卒一脚踹飞,将凤青青扶了起来,关怀道:“妹妹,你没事吧!”

梦澜突然的好心,让凤青青更加慌。

凤青青还来得及反应,梦澜已经从袖中掏出匕首,朝着自己的腹部,刺了进去。

梦澜的余光看见牢外的逸尘封,嘴边带笑,痛苦地喊了一声,“凤青青,你怎么——”便倒在了凤青青怀里,还不忘用眼神提醒狱卒。

凤青青被梦澜的动作完全震住了,任由她倒在自己怀里,将手中的匕首,塞到了自己的手上。

……

牢里的阴气确实过重,逸尘封总有些不放心,却也不知道自己不放心什么,只想着来看看凤青青,来到牢房,入眼的便是这一幕——

梦澜倒在血海中。

凤青青几乎赤裸的跪在一旁,染血的双手紧紧握着匕首。

狱卒则衣衫不整的跪在凤青青身旁。

那画面让他的怒火蹭蹭的往上涨。

“凤青青!”这三个字,逸尘封咬的极重。

他直接冲到梦澜面前,试探了一下,见还有呼吸,才松了一口气,而后看向跪在地上的狱卒,眼神宛如吃人的恶魔。

这眼神,狱卒曾经见过。

他记得逸尘封当时屠了魔族在英山的赤炎宫,就是这个眼神。

“说,怎么回事?”

狱卒有些慌,跪在地上连连叩首,“君……”本来准备说出实情,想起梦澜假装昏迷前的警告,忙改口道:“君上,凤青青想要从天牢里出去,就……就想着勾引属下,被前来探望的梦澜夫人撞见,于是……于是——”

“于是什么?”逸尘封的手抓向牢房的栏杆,栏杆霎时碎成渣。

狱卒吓的声音都开始发颤,“于是凤青青就想杀了梦澜夫人灭口,后来……后来就是君上你看到的。”狱卒叩首,求饶道:“还请君上饶命,一切都是凤青青的阴谋!”

凤青青扯着地上的草,想要盖住自己的身体,却总也盖不上,她从来没觉得这么羞耻过,心头的伤还没缓过来,这污蔑来的猝不及防,她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吼道:“我没有!是梦澜,一切是梦澜指示的,她想让狱卒强bao我!”

狱卒实在害怕逸尘封不相信,想起一些事情,补充道:“君上,你相信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是凤青青勾引我的,她就是这样的荡妇,哦,对了……上次,上次她也是这样勾引若离上仙的,我亲眼看到凤青青和若离上仙衣衫不整的从修罗殿内出来……君上——”

逸尘封想起那天,披在凤青青身上的白狐裘,他是知道若离同凤青青的情分,却没想到,在他不在的这几天,若离居然真的大老远从天族跑来,就为了同凤青青苟且。

此时看到凤青青身上青红交错的痕迹,逸尘封感觉体内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不等狱卒说完,已将狱卒踹在了地上,这一脚之重,狱卒直接被踹出牢门外,“砰”的一声落在地上,再没任何声响。

惊鸿上前一看,人已经死了!

“惊鸿!”

惊鸿知道逸尘封是在问自己,确认那天的事情,他那天是有意不禀报的,此时,不能不说,“那日,若离上仙的确在夫人的闺房,夫人也的确衣衫不整,但是——”但是也许那只不过是若离上仙在给夫人上药。

“够了!”

后面的话,逸尘封没有给惊鸿机会。

逸尘封看向凤青青,两人四目相对。

一个森冷决然。

一个心酸凄然。

“逸尘封,你……不信我?”

对上那双眼睛,逸尘封就觉得心烦意乱,别过脸不想看,他抱起昏迷的梦澜,背对她道:“凤青青,自己做的恶事,还赖到别人身上,你就是个毒妇,记住——梦澜流的每一滴血,本君都会从你身上讨回来!”说完,抱着梦澜头也不回的走了。

凤青青看着他的背影,疯癫了一般喊着:“逸尘封!”

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哑了,爱似乎也有些累了。

……

当夜,凤青青被人从牢里提出来,直接拖到了清雅居,领他的侍卫像是可怜她,将自己身上的大氅披在了她身上。

看,一个陌生的侍卫都能对她怜惜,逸尘封为什么就对他如此狠心。

凤青青被拖到梦澜床前,跪在了地上,抬头看见,逸尘封正在细心照料梦澜,用手绢替她擦去额间的细汗。

“君上,人带来了。”

逸尘封走下来,掐住凤青青的下巴,“本君说过,梦澜流的每第一滴血,本君都会从你的身上讨回来。动手!”

凤青青心头一颤,想要逃走,被两个丫鬟给按住,一个胡子花白的大夫,手中拿着小刀,慢慢走过来,凤青青喊道:“你们要干什么?!”

大夫道:“梦澜夫人需要你的血!”

凤青青吼道,“不,我不给!”

现在,她再也不希望自己的血流在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身上。

手被抓住,她就用腿去踢,刀子太过锋利,大夫怕伤到凤青青,只能求助于逸尘封,逸尘封阴沉着脸走向凤青青,一把扯过凤青青,拖着她走到隔壁的厢房。

不一会,厢房内发出了惨叫声!

……

凤青青一直觉得,逸尘封折腾她的方式,来来回回就那样,毫无前戏的后入,粗鲁残暴。

而这次,看到正压在自己身上运动的逸尘封,凤青青知道,他还有更狠毒的方式。

“本君忘了,要这样,你才会愿意给梦澜输血。”

“不是一直想看本君的脸,不是一直想要这个姿势嘛,这个本君只对梦澜才做的姿势,喜欢啊,你就好好看看。”

“本君会让你后悔,自己当年没有选择离开……”

……

逸尘封嘲讽、淬了毒的话,在凤青青耳畔回响。

她捂住耳朵,不想听。

扭过头,不想看,却被逸尘封掰过脑袋,强迫与他对视。

此时,逸尘封眼底的柔情很浓,动作也很温柔。

可是凤青青还是疼,疼到窒息。

就因为刚才的一时反抗,她就受到这样变态的惩罚。

逸尘封,你好狠啊!

“梦澜,梦澜……”数声温柔的念叨,逸尘封终于在她体内释放,让她忍不住痉挛了一下,一声呻吟从嘴中溢出。

逸尘封提起亵裤,看着地上的凤青青道:“本君一直喊着梦澜的名字,也能让你爽成这样,你就是贱的这么彻底。现在,你还有理由拒绝给梦澜供血吗,凤青青,你我夫妻两年,每一场性事,都是交易!”

这一刻,凤青青知道,无数个日夜的残暴,其实是他对她的仁慈。

她现在连动一动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用细小的声音道:“逸尘封,我到底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让你如此对我——就因为我犯贱,爱上你吗?你为什么就对我这么狠,这么狠啊!”

逸尘封只想笑。

爱?

当年娶凤青青的时候,逸尘封就调查过了。

得知,凤青青的心底早就藏着一个挚爱,因为那个人的死,心伤了很久才缓过来,而她早已指腹为婚给若离这样温柔的上仙,最后却像是自虐一样偏偏选择他。

一开始,逸尘封实在想不通凤青青嫁给自己的理由,后来,是梦澜亲手送来一封书信,她同凤修凌暗中筹谋,想要歼灭战鬼族的信。

信中的内容让他心寒,同时,也让他对凤青青这个狡猾的女人恨到了骨子里。

为什么对她这么狠?

因为明明有了那个人,有了若离不够,偏要来招惹他。

明明对他有所企图,准备伙同凤修凌夺取战鬼族,还偏要把爱挂在嘴边。

至今死赖着不走!

这些事情,逸尘封懒得质问凤青青,因为她总有一百种理由来推脱。

逸尘封穿上最后一件衣服,居高临下看着凤青青,咬牙道:“凤青青这三个名字,就足够让本君讨厌!而凤青青这个人给的爱,也足够让本君恶心!”

这句话,足以让凤青青心中绝望,郁结在心口的一摊血,呕了出来。

逸尘封面色一震,很快恢复平静——因为,这个恶毒的女人,根本不值得同情。

她把梦澜害成这个样子。

他的同情只会换来她的放肆!

凤青青还记得,数年前,群仙宴上见到的逸尘封,还是那个令人舒服的翩翩公子,他闷头喝酒,偶尔的抬头,撞见台上她含情脉脉,也不过温柔的报以微笑。

经过岁月的沉淀。

她没有等来,执子之手的相伴,等来了,无悲无喜的心凉。

“逸尘封,我不要再爱你了。”

而她的声音已经沙哑了,力气也全都抽离了,这句话连她自己都不敢肯定是否是自己说出来的,逸尘封自然是不知悉的。

……

从厢房回来的凤青青,就像个死人一样,不言不语,大夫轻轻松松就在她的手腕上划了一个口子,她的血顺着伤口,汇聚在铜盆中,将铜盆一点点填满。

眼看凤青青意识已经涣散,大夫提醒道:“君上,凤青青她——”

这时,床上的梦澜发出一句梦呓,“尘封,我疼……”

逸尘封眸底的犹豫敛去,冷冷道:“继续!”

大夫内心叹了口气,继续放,突然,他发现了不对,凤青青的脚下流出一大摊血,该不会?大夫伸手搭上凤青青的手腕,急忙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君上,她有喜了,现在有滑胎的迹象——”

逸尘封有些吃惊,站了起来,“什么?有喜了!”他一直都不希望她怀孕,因此每隔几天,就会在她的饮食中加入麝香,这段时间,他既然全都忘记了。

而她怀孕了?!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7465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