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_左湘灵祁修平小说名字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_左湘灵祁修平小说名字

陪伊阁主2018-9-17 18:16:03 浏览1,004次

左湘灵祁修平小说名字叫做《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这里提供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小说情节精彩绝伦,惊心动魄,值得一看。左湘灵祁修平小说精彩节选:左湘灵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满脑子只有一个问题,他怎么了?甚至来不及多想,就从屋里冲出去了。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_左湘灵祁修平小说名字推荐指数:★★★★★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在线阅读>>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精选

听到外面下人如此议论,左湘灵脑子嗡的一声炸开了。

满脑子只有一个问题,他怎么了?甚至来不及多想,就从屋里冲出去了。

两个裁缝还拿着软尺在后面跟着,“哎,王妃,稍等一下,腿还没量呢!”

左湘灵冲到前院里,看见石板上一滴一滴的血迹,是从大门口一路进来的,她的心顿时就提了起来。等她顺着血迹到了前厅,看里面围着一群人,正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大夫怎么还没到?这血止不住啊!”

“是谁去请大夫的?这么慢!”

左湘灵伸手拨开人群,拧着眉头,望见里面躺靠在椅子上的人时,却如释重负。

不是他……

“大夫来了,诸位让一让!”小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提着药箱的大夫紧随其后。

左湘灵转头时,看见祁修平安然无恙地坐在轮椅上,他刚去换了衣服才出来。左湘灵几步冲到他跟前,一边问着,一边上下打量着他,“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祁修平眉心微微一动,抬起眼角看了她一眼,“你方才挤到人群里,是以为本王受伤了?”

左湘灵也不掩饰,颔首道,“听见下人们说得不清不楚的,还以为……”

“本王好得很,你是不是很失望?”祁修平的声音里透着刺骨的冰冷。

要不是贴身护卫舍身相救,他确实可能无法全身而退,但此刻他的心里却无比澄明,这王府里有内鬼。而他怀疑的对象,最大的可能便是眼前这来历不明的女人。

左湘灵被他一句话问得差点噎住,于是长舒了一口气,才答道,“妾身怎么会盼着王爷受伤呢,王爷又多想了。”这话可说的是一百二十个真心,她还指望靠他翻身呢,当然不希望他这么快就被人做掉了。

“是吗?你这几日也别出府了,等本王遇刺的事情查清楚,捉到了真凶再议!”祁修平望着她,真凶那两个字咬得很重。

左湘灵无畏无惧地对着他的眼神,坦坦荡荡,“好,就听王爷的安排。”

祁修平回到书房里之后,疾风才出来回报,“行刺的人,我们追了十多里路,追上了其中的四个,剩下的两个还是被他们逃掉了。请王爷赎罪。”

“审了吗?”他脸色平静地问道。

“他们一口咬定说自己是流寇,只是看王爷马车华贵,才动了歪心思。”疾风答道,“无论如何用刑,都不改口。”

祁修平微微眯起眼睛,冷笑了一声,“死士?如此嘴硬,倒跟某人几分相似。”

“王爷还是怀疑王妃与人串通,出卖王爷?”疾风跟在王爷身边时间最长,深知王爷的脾气。

“昨夜她亲眼看到雷鸣带回急报,本王今天一改行程,立刻就遇刺,如此巧合,怎能不让人怀疑?”祁修平手掌微微用力攒成拳头。

他在心里暗自问着,左湘灵,你到底是什么人,又安的是什么心?

左湘灵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拍了拍两手,暗暗跟自己说,这狼心狗肺的东西,自己替他瞎操什么心。可接下来,要是不能出门的话,那店铺的事,就只能让玲儿代跑一下了。

不过,她也乐得清闲了。

接下来的几日,她在王府里遥控着玲儿偶尔去铺子里查看一下。

卫长辛的画很快完成,成品,她很满意,便先在店铺里展示出来,另外马上要进宫贺太后寿辰,身为儿媳,她也得拿出点诚意来。于是赶紧绘制了一套图样,让工匠们加急先打造出来。

这算下来,从祁修平那里揩来的那点银子也花得差不多了。

种子已经撒好了,现在便是到了盼天晴,等收成的时候。

眼看着就快要到太后寿辰的日子了。

左湘灵借着闲聊的机会,从玲儿那里打听到一些宫里的事情。这太后虽然是皇上跟王爷的亲娘,但却似乎因为王爷的腿疾而不太待见他。

“那些年,先帝本来是属意咱们王爷的,但后来因为一些原因,再加上王爷的腿疾……”玲儿说着,警惕地环顾了四周,然后不由自主地压低了声音,“后来才改了立储的圣旨,而太后娘娘呢,也是母凭子贵,才对当今皇上格外看重一些。”

“原来是这样,你年纪轻轻的,竟然也知道这么多过往的事。”左湘灵做出一个夸奖的表情,鼓励她继续多说一些。

“奴婢的亲娘原就是在宫里当差的,在太后娘娘还是皇妃的时候,便伺候她了。奴婢自小就被送来王府,所以王府的起落,奴婢是看在眼里的,自然清楚。”玲儿解释道。

左湘灵心中不禁唏嘘,咱们这位王爷,原来就是个亲娘不疼,舅舅不爱的角色,还被自家兄长这么老在背后捅刀子,也怪可怜的。难怪心理会有些变态,老觉得别人想害他似的,这也是情有可原的嘛。

玲儿看见王妃脸上的表情,似乎也在为王爷身世感慨,不由得说道,“王妃别怪咱们王爷不解风情,他只是孤单太久了,再承受不住任何的背叛。”

难得这家奴对主子如此忠心,左湘灵轻轻一笑,打趣道,“小玲儿这么了解王爷,不如我做主,升你做个侍妾好了。”

玲儿的脸唰得一下涨的通红,赶紧摆手,“这可使不得!王妃不要折煞奴婢了!”

可瞧她这跟红富士一样的小脸蛋,以女人的直觉,左湘灵嗅出她这忠心里确实藏了一些暗中仰慕的情愫。

她对王爷的这份心思,有利也有弊,若左湘灵想叫她为自己办事,就得花点功夫了。

这一日,祁修平刚从外面回来,就看见左湘灵在前院廊庑下站着,似等着他进来。

“说吧,你有什么事?”祁修平开门见山地问道。

左湘灵故意有些扭捏,“王爷跟我先进屋去,再说。”

“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吗?”祁修平眼风一扫,并不买账的架势。

他那双眼睛好看是好看,但寒意过甚,尤其是直勾勾盯着人的时候,反倒有些可怖。

左湘灵撇了撇嘴,提高了声音,“夫妻俩的闺房趣话,王爷也让我在这里说吗?”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