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左湘灵祁修平小说阅读_左湘灵祁修平小说观看

左湘灵祁修平小说阅读_左湘灵祁修平小说观看

陪伊阁主2018-9-17 18:15:54 浏览125次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主角是左湘灵祁修平,为您提供左湘灵祁修平小说阅读,小说内容峰回路转,一波三折,推荐阅读,左湘灵祁修平小说精彩节选:左湘灵到了她的院子门前。左湘灵一直在心里琢磨,怎么想个借口把他支走。她只是觉得他没有祁文成那么讨厌而已。

左湘灵祁修平小说阅读_左湘灵祁修平小说观看推荐指数:★★★★★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在线阅读>>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精选

从花厅里出来,祁修平的贴身小厮替他推着轮椅,一路跟着左湘灵到了她的院子门前。

左湘灵一直在心里琢磨,怎么想个借口把他支走。她只是觉得他没有祁文成那么讨厌而已,心里可没把他看成是自己老公,陪过夜这种事,他找别的女人不行吗?

王府里的丫鬟,他看不上,大可以去外面找啊。

这偌大的建安城,连个王爷看得上的美女都没有了吗?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他们身后传来,“王爷,属下有事禀报!”

左湘灵回头一看,是雷鸣,祁修平的护卫之一,最近在王府里见到他的次数比较少,估计是被派出去办事了,看这样子也是才从外面回来。

果然,祁修平一看雷鸣风尘仆仆地赶回来,脸色也不太好的样子。

“去本王书房里等着。”他如此吩咐道。

雷鸣应了一声,转身便去了。

左湘灵咬着下唇,心里琢磨着,这人平时不是一副工作狂的模式吗?现在小弟都带着正经事找过来了,不赶紧去,还要跟着自己是几个意思呀?

她硬着头皮跟祁修平进了屋里,小义还帮他们把门带上了。

吱呀的一声,门缓缓关上的声音,像是敲打在左湘灵心上。

“王爷,要不您还是先去处理正事吧。”左湘灵摆出贤惠脸,“妾身明白王爷的心意,不过今日既然不巧,那也不用勉强,来日方长嘛。”

说完这句话,她自己都快吐了,什么来日方长呀,根本不可能的好吗。

这个时候,祁修平依旧是一副雷打不动的冷清模样,只是那双锐利如炬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左湘灵,像是在用X光线透视着她心底真实的想法。

“就凭你现在这样,想用美人计,差得还太远了。你连如何勾起一个男人的欲望,都不知道,还想诱惑我?实在可笑。”

他的声音更像是一盆冰水,从头淋到脚,让左湘灵全身都觉得冒起了寒意。

难不成他真的有读心术?

可也是这句伤自尊的话,让她体内热血沸腾起来,脸上烫得厉害。

前世里她在军队里摸爬滚打,凭借自己的实力做到了陆军上校的位置,多少人背地里叫她男人婆。她的果敢,高执行力,逻辑理性思维,都被曲解为男性特征旺盛,所以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爬到那个位置。

玛的,现在又被自己夫君讽刺,她忍不住咬紧了牙关。

祁修平似乎对她的表情很满意,冷冷一笑,“确实该用安神药,不要整天琢磨些没用的东西,自然就能睡得好。”

祁修平他是怎么出去的,左湘灵都没注意,她的脑子已经彻底爆炸了。

不然还是顺了祁文成的意思,就给他小子灌砒霜好了,一想到他讽刺自己的嘴脸,左湘灵恨得牙痒痒。

但是恨归恨,等她把头埋在棉被里用尽全身力气大喊了几声发泄完毕之后,便开始把白日里在外面药铺里抓回来的“安神药”一包一包地拆开了。

虽然她不擅长医术,但前世里野外作战经验丰富,自然会对植物草药知识有一定的了解。

砒霜那种毒药实在是太低端了,她将安神药中的一些成全挑拣出来汇聚到一起,就足够组成一份可以达到让身体出现中毒症状的假砒霜。

而这种症状会在停药之后消失,若是健康之人,也不会造成什么危害。

先用这一招,至少得让祁文成看到成效,不然他哪天又派人来把自己接到什么鬼地方去密谈,催个进度什么的,也是很烦人的。

一切准备好之后,她才揉着眼睛上床去睡,累得几乎是挨着枕头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清晨时分,左湘灵还在睡梦里,就听见玲儿的声音,“王妃,裁缝已经来了,该起床了。”

“谁?谁来了?”她迷迷糊糊地反问道。

玲儿在床幔前又重复了一遍,“裁缝来了,在外面等着呢。”

左湘灵翻了个身,抱着棉被继续睡,“谢谢你啊,最近我不需要新衣服。”

玲儿一头的冷汗,只好继续耐着性子解释道,“这是为了下个月进宫时要做的新衣,是按宫里规矩,出席宫宴的正装,您必须得穿的。”

“下个月进宫?为什么要进宫?”左湘灵似乎清醒了一些。

“太后的寿辰呐。”玲儿瞪大了眼睛,这么大的日子,自家主子怎么就忘得一干二净了。

如今的太后就是祁文成跟祁修平的亲娘,据说当年也是厉害角色。

“哦,我睡糊涂了,当然记得,当然记得。”左湘灵干笑了两声,恋恋不舍地离开了被子,坐起身来。

玲儿伺候着她梳洗妆扮之后,去了外殿,让两个裁缝替她量了尺寸。

记录尺寸的时候,那俩裁缝悄声对话,左湘灵听她们二人的口音不像是建安本地人,便随口问道,“你们是外地来的?”

“回王妃,我们是锦州人,眼下都在宫里面当差。”那裁缝回道。

玲儿在边上插嘴道,“是咱们王爷专门让她们来替王妃做衣服的。锦州的织布、裁缝呀,那是出了名的,别说在咱们傲云国了,就是放眼四疆,那也是出挑的。”

“多谢姑娘赞誉,我们会尽力将王妃的宫服做得漂漂亮亮的。”那两裁缝听到有人夸奖自己故乡,眼中露出光彩来。

左湘灵看玲儿那得意模样,忍不住笑了,仿佛祁修平请到个锦州裁缝给自己做衣服,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是天大的恩赐似的。

忽然她心底又闪过一道灵光,想必是成衣技术有所垄断,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嗯,这就是商机啊!

她在这个时代,不能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过下去,靠男人还不如靠自己,当然就是要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机会,为自己累积资本,然后再想办法逃离魔掌。

正当左湘灵歪着脑袋,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时,听见窗外面有人小声议论着什么,声音虽然不大,但因为左湘灵前世里的习惯,专注力特别高,附近细微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楚。

“哇,你瞧见那血了没?太吓人了。”

“是呀,哎呀,我都不敢再看第二眼。王爷身上那衣裳都染红了……”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