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_男女主左湘灵祁修平小说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_男女主左湘灵祁修平小说

陪伊阁主2018-9-17 18:15:45 浏览1,042次

左湘灵祁修平小说是一部情感类题材小说,这里提供男女主左湘灵祁修平《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阅读,小说波澜起伏,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左湘灵祁修平小说精彩节选: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太难的选择题,祁修平确实不讨喜,但祁文成却更加让她讨厌。两害相较,选其轻。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小说精彩章节_男女主左湘灵祁修平小说推荐指数:★★★★★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在线阅读>>

《帝王宠妃爱妃哪里逃》精选

其实也不算是什么太难的选择题,祁修平确实不讨喜,但祁文成却更加让她讨厌。两害相较,选其轻。

接下来的几日,左湘灵每天都早出晚归,忙得不亦乐乎。似乎是将祁修平的警告抛诸脑后,但奇怪的是这冷面王爷也没再找过自己的麻烦。

首饰铺子的筹备工作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福伯介绍的丹青师,她见过几个之后,便选了其中一个画功最是精湛的来店铺中细聊。

“卫公子是吧,我想跟你签个合同,请你定期为我的店铺画些画作,主题内容我来定,工期我们商量,按质保量完成的话,还有额外奖励,你觉得如何?”左湘灵微微笑着,如此解释着。

卫长辛本来以为跟自己谈生意的会是个年长男子,却不想是如此年轻漂亮的姑娘,他甚至都没敢抬头多看,就一直点着头,她说什么他就应什么。

如此痛快的交涉过程,让左湘灵都有些意外。

“好,那我就先跟你订下第一批。来来,你看一下,这些图样。”她指着桌上的画稿,却见他站得有些远,忍不住伸手扯了他袖子一下,让他靠近一些好看看自己设计原稿。

结果,卫长辛好像被她的手烫到了似的,往后一跳,“男女授受不亲,东家切莫再这般拉扯,这些事,不如就让福伯来跟我说吧。”

左湘灵眉梢一跳,虽然她清楚自己已经穿越到古代,也知道这种男女避嫌的风俗古今通用,她只不过是拉了他袖子一下,他就嫌弃得要命的态度让她十分不舒服。

想当年,她还在陆军部队里的时候,最不喜欢听到的一个词就是“女兵”。难道只是因为生理上注定比男人的体能要弱了那么一点点,就该被歧视吗?

左湘灵猛地一巴掌拍在桌面的画稿上,嘭的一声响。

外面福伯都听到这动静,探头进来问,“怎么回事?东家,出什么事儿了?”

“没事,我跟卫公子聊聊天呢。”左湘灵堆出标准的商业微笑。

卫长辛刚被她的气势吓了一跳,抬头看到她和煦笑容,情不自禁红了脸。这画面让福伯忍不住多扫了两眼,满是狐疑地退了回去。

左湘灵这才转向卫长辛,“你歧视女人?”

卫长辛拼命摇头。

“那就行了,你把我想象成男人,或者你当自己是女人,咱们谈的是生意,你赚银子,我买画,不要考虑谁是男谁是女的无聊问题。”左湘灵爽快一笑。

卫长辛更是目瞪口呆,这样的姑娘他可是从未见过,福伯说得果然没错。

***

忙完了店里的事,左湘灵还顺道去过药铺,拐弯抹角地咨询了老板,打听出来那包药粉原来是砒霜。一小包的量确实不足以致命,顶多毒死个把老鼠,但一小包一小包地这么喂上一段日子,自然就会出现各种心悸,胸闷症状,渐渐严重便会内脏衰竭而亡。

这种死状,仵作一验就知道是中了砒霜之毒。

左湘灵虽然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但这样验一验也好让她更加清楚知道祁文成的嘴脸。她若是个傻子,才会乖乖听他安排,跳进这坑里,背上谋害亲夫,毒杀王爷的罪名。

待她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到王府时,那位差点被她谋害的夫君,正在花厅里坐着品茶。

“好歹你也是我的王妃,出去一趟,也不知道带个下人,这么多东西还要自己提着,你让外人如何说道,是说我这王府连佣人都没有,还是我这王爷苛待了你?”

祁修平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他的眼角抬也没抬一下,仿佛不是在跟左湘灵说话,而是对着他手中的茶杯在训示一般。

左湘灵挪着步子,慢慢移到他跟前,“那王爷也没准过,先前你不是说不许我碰你的东西,自然府里的人我也不敢随意使唤。”

其实她就是胡扯而已,平时祁修平不在的时候,她乐得拿出王妃的架势镇住府里下人。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早就被她教训得服服帖帖了。

只不过祁修平的人,她也不敢随便乱用是真,免得什么大事小事都一通汇报,她连一点隐私都没有。

“下次你可以让你身边的丫头跟着一起,本王准了。”祁修平这才抬起眼睛看她。

她故意矮了半截身子,弯着腰跟他说话,所以他不需要仰着脖子,便能直视到她的眼睛,这份体贴让祁修平心里微微有些触动,但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不起半点波澜。

“买了些什么?”他的目光只在她脸上停留了一瞬,便落到边上,扫了扫她带回来的东西。

“没什么,一些女孩子的玩意儿,还有一些安神的药。”左湘灵半真半假地回答道。

“为何要用安神的药?”祁修平随口问道。

左湘灵望着他这张如泥塑木雕般的脸孔,仿佛永远都不会再有第二个表情了似的,突然心头一动,露出几近妩媚的笑容,“安神的药,自然是给我自己用了。”

说着,她故意凑地更近了一些,压低了声音,却缓了语气,几分柔几分媚,轻启朱唇,“夜夜孤枕,妾身难眠,所以才要用些安神药,帮助入梦。”

说完这句话,她的唇离祁修平的脸只有一寸不到的距离,她似乎看到他眼神有些闪烁,素来的冷静有些动摇,但却只有一瞬间,便立即恢复了正常。

以至于左湘灵都辨不清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根本不是什么冰块,而是北极大冰川。

“你的意思,是要本王今夜来陪你吗?”明明是句调*情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就好像是在问一个过路乞丐,喂,剩饭你要不要。

左湘灵本来也只是随口逗逗他,看他对美色诱惑会有什么反应,如今也得偿所愿了,便站直了身子,“不必了,想必王爷还有公务要忙,妾身一般都睡得挺早,就不打扰王爷了。”

说着,她已经准备行了礼,然后退出去了。

祁修平的声音却在她刚转身时从背后传来,“巧了,今日本王没有公务要忙,那便遂你的愿,去你那儿歇一晚吧。”

卧槽,左湘灵心里的声音,老娘只是随口说说,请不要当真啊!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