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唐茜吴天成小说阅读_唐茜吴天成小说观看

唐茜吴天成小说阅读_唐茜吴天成小说观看

陪伊阁主2018-9-17 18:15:10 浏览179次

《借妻》小说主角是唐茜吴天成,为您提供唐茜吴天成小说阅读,小说内容峰回路转,一波三折,推荐阅读,唐茜吴天成小说精彩节选:现在坐在吴天成身边的唐茜,就是我的老婆。可这种话我能说得出口吗?这一说出来,整个戏就给演砸了,那吴天成肯定对我要恨死了。好吧,为了姓吴的,我就“忍辱负重”吧,继续配合他上演这出好戏。我笑了笑,冲谢碧婉说道:“还没有呢,像我这样一个穷吊丝,有哪家女孩子脑子里缺了一根筋,会看上我!”说着这话儿的时候。

唐茜吴天成小说阅读_唐茜吴天成小说观看推荐指数:★★★★★
>>《借妻》在线阅读>>

《借妻》精选

在听了谢碧婉的问话后,当时我那一个窝心,心想,特么的,老子不但有女朋友,而且还结婚了,现在坐在吴天成身边的唐茜,就是我的老婆。

可这种话我能说得出口吗?这一说出来,整个戏就给演砸了,那吴天成肯定对我要恨死了。

好吧,为了姓吴的,我就“忍辱负重”吧,继续配合他上演这出好戏。

我笑了笑,冲谢碧婉说道:“还没有呢,像我这样一个穷吊丝,有哪家女孩子脑子里缺了一根筋,会看上我!”

说着这话儿的时候,我暗中偷偷向唐茜丢了一个眼色,她则偷偷冲我瞪了一眼,继而捂着嘴窃笑,她的意思是说:“难道我嫁给了你,脑子就是缺了一根筋么?”

岂料,谢碧婉闻言,咯地一声跟小狐狸似的笑了起来,冲我道:“大舅哥,可不能这么埋汰自己的,只要缘分到了,会有女人找上门来的!”

当时,我根本不知道谢碧婉是话里有话的,也绝对想不到她所指的那个找上门来的女人,却是她自己……

不得不说,谢碧婉在酒桌子上是一个高手,一餐饭吃下来,我们四个人一连喝了三瓶茅台,我已经坚持不住了,唐茜更是面如桃花,吴天成显然带了几份醉意,我溜到卫生间一连大吐了几下,脑子里总算清醒了一些。

这里,吴天成的公司来了一位秘书,本来我要就此别过,可是走的时候秘书扶着谢碧婉,唐茜和马腾互相搀扶,而我正要发作,自己的老婆不搀老公,居然扶别人,马上又意识到,自己现在必须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唐茜现在是吴天成的女朋友,而我还是一个单身汉。

再说,事先已经约好了的,吃饭结束后,唐茜得跟着吴天成回到他那儿去住的。

看得出来,唐茜在扶着吴天成的时候,心里很时别扭,不时的回头向我这边张望。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到了这一步,我当然不好反悔,为了不在谢碧婉面前露出破绽,我还大度地冲着唐茜挥了挥手,笑着说道:“小妹,好好扶着妹夫,我走了!”

其实,看着自己的爱妻依偎在别人的怀里,我心里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吴天成这小子平时本来就色,我发现他揽着唐茜的手,不知道是喝多了手发软还是故意的,慢慢滑到腰上,现在又不动声色的放在她丰满的屁股上。

唐茜的屁股很敏感,这是我知道的。眼见得她被吴天成拉在怀里,我使劲甩甩脑袋,确认不是幻觉,仔仔细细地回忆昨天晚上和吴天成的约定,心里似乎隐隐约约的发疼。

谢碧婉临上车前,回首向我挥了挥手,笑语盈盈地道:“大舅哥,春节那天,我邀请你和天成、唐茜一道到我们家去做客!”

“好,谢谢小姨妈!”谢碧婉的话,正中我下怀,我答应得非常利索。让我的老婆一人跟吴天成到皖北乡下去,我还真的不放心呢。

看着他们一行几人上了吴天成的宝马,呼啸而去,而我突然变得孤零零的,那一刻,我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失落。

回到自己的出租屋,我一头栽倒在了床上,心想,希望吴天成能不失君子风范,在这一夜最好不要有什么伤害我小娇妻的事情发生。

想像着自己的小娇妻有可能躺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像一对亲蜜的情人生活在一起,我的内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涩和痛苦。

转而又想,平时吴天成和我关系好得像兄弟一般,今天他虽然有些举止过于出格,也不过是做给他小姨妈看的,我不应该将他想得那么不堪的,否则,我怎么能当得起是他的好兄弟呢?

如果我再胡思乱想的话,说明我的人品有问题了。

这么想了一通,我不禁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儿,又想,说不定唐茜趁着谢碧婉睡着了时候,还会给我打电话的。

于是,我又眼巴巴的等着唐茜的电话。

我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烟,眼看时间进入凌晨时候了,也没有接到唐茜的电话,不知不觉间,我睡着了。

一直到第二天的下午三点多,唐茜这才回到了家里。回来时,她没有空着手,两手提着大包小包,她说,这都是吴天成的小姨妈给她买的衣服。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谢碧婉也顺便给我买了一套名牌服装。

唐茜说,她原本推拒不要的,可谢碧婉硬是说,她身上穿的衣服质量不是太好,作为吴家未来的儿媳妇,怎么穿这种低档次的服装呢。

吴天成也在暗中劝她,他吴家不缺钱,不管是谁送她什么礼物,不收白不收,就算是她做他“临时女友”的报酬吧。

看来这吴天成也真够朋友的。

我最关注的问题,当然不是这些服装了,问:“小茜,昨夜你是和谁睡在一起的?”

虽然我知道唐茜即使和吴天成在一个房间,根本发生不了什么事情,但还是忍不住要问,毕竟唐茜是我的小娇妻,在心理上还是越不那个坎儿。

我觉得自己真是很可笑,明明我已经答应了吴天成的事情,而且也知道,春节时唐茜随他回到老家乡下,可能要与他同居在一起,为什么总要在这一方面上计较呢。

唐茜在听了我这一问话后,展颜笑道:“这也是我昨天到了吴天成那儿,最为担心的问题,没有你在身边,我哪敢和姓吴的睡一个房间。好在到了那儿后,吴天成的小姨妈拉着我和她睡在了一起。”

听她这么一说,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笑道:“吴哥的那个小姨妈,一看就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她让你和她睡一起,一定和你说了什么吧?”

“是,”

唐茜旋即俏脸生红,道,“我真是想不到,吴哥的小姨妈什么话都能问得出来,她问我和吴哥什么时候发生关系的,还问吴哥在床上那……那东西怎么样,我有什么感觉……”

靠,连这些问题,谢碧婉都能问得出来。

显然,这姓谢的女人是故意在试探我的唐茜。

“你是怎么回答的?”我对这一问题倒是挺感兴趣的。

唐茜一张俏脸更显得羞红欲滴,娇羞地道:“我能怎么回答,后来被他逼得没办法了,我只得移花接木,将你和我在床上发生的事情,说给她听了。可我怎么也想不到,吴哥的这个小姨妈,竟然是那么浪……”

“浪什么了?”我连忙追问道。

唐茜顿了一下,道:“我半夜醒来,想到卫生间方便一下,却发现吴哥小姨妈不在床上,待我到了卫生间门口,却听到从里面传来一种奇怪的声音……”

“是什么声音?”我问。

唐茜说:“当时我也好奇,卫生间门掩了一半,我朝里面一瞧,却发现吴哥小姨妈身上的衣服全脱了,手在身上乱摸着,咿咿呀呀的哼着,面色潮洪,嘴里还叫着一个人的名字……”

汗,八成这谢碧婉在听了唐茜所说的事情后,自己忍受不了啦,独自跑到卫生间浪去了。

看来这女人是欲求不满!

“她在叫谁的叫名字?”这女人太有意思了,我不由得好奇地笑着问道。

此时,唐茜扔了我一个白眼,粉唇微噘地道:“哼,我想不到她叫的竟是你的名字,王亮!”

什么,这谢碧婉在干那事儿的时候,竟然叫的是我的名字?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