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唱会资讯 > 女团SNH48本土化之路:必然之中有隐忧

女团SNH48本土化之路:必然之中有隐忧

陪伊阁主2016-8-19 23:15:56浏览67次 购买演唱会门票

女团SNH48本土化之路:必然之中有隐忧
SNH48总选举
女团SNH48本土化之路:必然之中有隐忧
SNH48等待彩排
女团SNH48本土化之路:必然之中有隐忧
SNH48舞台

陆玖/文 新浪音乐出品

在日前结束的第三届总决选上,175万张选票的总成绩,同比上涨250%的速率,166位女孩参选的庞大规模……SNH48组合以一组颇有冲击力的数据,刷新外界对这个组合的认知。成军四年,作为AKB48模式在中国输出后的成品,这个在很长时间内都被 冠以AKB48复制品的姐妹团,以旋风般的速度在成长。

AKB48这个以“可接触的偶像”为主旨的少女团体诞生在日本宅文化浓厚的秋叶原,在创始人秋元康的带领下,以小剧场演出为出发点,面对面的演出方式,迅速圈住一大批宅男粉丝,继而向影视、综艺、游戏、写真等领域全面辐射,目前已经是一个拥有多达数百位成员,年收入超10亿美元的庞大少女偶像帝国。

而维持这个帝国运转的是,成熟的偶像养成机制、牢固的供养型粉丝经济文化、完善发达的偶像市场……而这也都曾是AKB48落地中国推出SNH48后,一度不被大众看好的原因。缺乏庞大根深的御宅文化和族群、粉丝经济初起步、大众对偶像缺乏正确的定位,没有完善的成熟的偶像包装运营机制和市场,在中国推出这样的一个少女团体,能成功吗?

同样从小剧场起步、面对面的偶像粉丝互动、再到完整复制团内排序和竞争模式、相同的总决选形式……SNH48兢兢业业走在前辈们走过并论证为可行的道路上,进步迅速。每年总决选不断翻倍的投票数,可以比肩日本团总决选的投票数目,成员人数的快速扩张,公演演出一票难求,鞠婧祎、李艺彤、黄婷婷等人气成员在影视综艺行业活跃……SNH48在国内尚处真空的偶像团体市场中刷出了存在感。

但在SNH48羽翼渐丰的同时,这套来自日本的模式,在经过四年的本土化淬炼后,正在发生急遽的变化。运营SNH48的丝芭文化,巧妙的将AKB和SNH的关系定义为技术支持,而规避了复制的定位。原创单曲和公演的推出,粉丝等级制度的划分和规定,成员们频繁出席外务参与影视综艺,地方团的快速繁殖……主打着“原创”、“本土化”标签的背后,是丝芭文化针对中日市场的差异, 对AKB模式落地后的改良,也是其摆脱版权和模式掣肘,实现自我发展的野心。

但注重原创意味着日本方面对SNH48的控制减弱,固有利益受到影响,而此前,日本官方的严厉警告,则是双方之间的撕扯博弈的信号。

而适应市场的本土化改造对内核仍是日系偶像养成模式的SNH48来说是必须的突破,也存在隐忧。

人气为王的残酷游戏

SNH48今年新开了北京和广州分团后,成员人数扩充至166人,而在总决选当晚新宣布成立的沈阳分团,将意味着SNH体系成员人数将继续扩大,而成员之间的竞争将更激烈。而为了让自己的人气上升让更多观众喜欢,除了日常的公演外,成员们还要经营自己的社交网络,要从这100多个女孩们中脱颖而出,不得不用一些不一样的方法。鞠婧祎的初露锋芒是互联网上关于“4000年美女”的讨论和质疑。而李艺彤则靠二次元段子手的微博风格赢得了不少粉丝。

小剧场和可接触偶像的核心模式让这些女孩们收获了一大批忠实的粉丝,但对国内御宅文化并不如日本发达。仅仅是小剧场宅男粉丝群体,在大众认知层面她们仍然是一支亚文化的非主流少女团体。

“AKB48都是上了红白之后才推的姐妹团,对比起来,SNH48发展的太快了,没有国民度。”有业内人士分析道。

和日本不一样的是,日本有完善的音乐市场和御宅市场,可以让这些女孩们通过音乐打榜等活动,得到足够的曝光量,仅是唱片销量和版权费用就能收益不菲。

所以走出剧场对这些女孩们而言可能是必然的趋势。对新浪娱乐随机调查的几位粉丝中,入坑SNH48是因为剧场公演的直播抑或是她们的综艺影视节目。虽然不是在现场近距离接触,但公演直播却在不少粉丝看来,是SNH48走向大众化并起飞的重要转折点。而在这种本土化大众化的推进之下,SNH48的粉丝群体并非像大众所想的都以宅男为主,有大半是女性粉丝,在总决选现场,男生女生的比例相对均衡。

走出剧场的另一步是SNH48逐渐向大众娱乐圈渗透。鞠婧祎、赵嘉敏等人气成员参加了全员加速中,正在热播的《九州天空城》中,也有鞠婧祎的身影,目前她正在拍另一部古装剧。而黄婷婷、张语格等成员也在综艺、影视剧中有不少的镜头。这些成员大多都占据了总选人气选手的前列。

更残酷的现实是,名次靠前的女生,将在下一年拥有更多的资源、意味着更多的曝光量,而为来年的总选提供更有利的形势。比起那些人气低,只能暂时依靠剧场公演圈粉的成员们,人气高者恒高,这些高人气成员的垄断优势似乎很难被突破。此次的总决选,前三强鞠婧祎、李艺彤、黄婷婷分别是去年的二、三、四名。她们的获胜几乎毫无悬念,在此前的速报和中报中,三人的成绩一 直遥遥领先。第1名的鞠婧祎的票数是第48名票数的23倍。高层和低层之间的人气差异巨大,似乎很难被打破。“这已经是很公平了,就像高考很残酷,但我们也找不到比这更公平的方法了吧。”鞠婧祎的粉丝小A这样认为。而丝芭文化CEO陶莺则认为这样的模式都是公开的所以还好,“留下来的成员都是接受这个模式的。”

作为第一批进入团队的成员,在前两年的总决选中均拿到第五的张语格,今年总选仅拿到了第八名,无缘神七。这个结果令她当场在总选舞台上崩溃痛哭,在成绩揭晓前和新浪娱乐的对话中,已经演过《贴身校花》等影视作品的张语格,并不掩饰她对好名次和更多演戏机会的渴望。但第八的名次或许意味着,接下来的一年她能得到的机会并不多。

名次优异者占据了一大部分资源,但仍有不少的机会留给那些名次处在中下游,却被官方选中的成员们,即所谓的官推。“我们会进行考核,有潜力的就会推一下,但运气很重要,星运很重要,比如费沁源。”丝芭文化的工作人员并不否认官推的存在。

比如和黄婷婷一起搭档参与《极速前进》的孙芮在团内的成绩并不出色。再比如工作人员口中的费沁源即是公认的官推,在官方推荐下,她参演了由丝芭文化和网站合作制作的网剧,也在几个综艺中出现过。而曾经在社交网站上打出“40000年美女”的费沁缘显然就没有她的前辈4000年美女的鞠婧祎来的好。“我们当然也会有营销,但也要看她们争气不争气。”工作人员补充到。

在人气为考核唯一标准的残酷游戏中,机会和运气尤为重要,此前SNH48曾推出一张水着(泳装)单曲,采取的是报名制,很多未满成年和拒绝泳装出镜的成员自然没有多这一次曝光的机会。

而据知情人透露,鞠婧祎的参演的电视剧首秀《九州天空城》本打算找的是去年总选排名第一,人气最高的赵嘉敏,但因为其去年将重心放在了高考、很少出席团队活动,机会落到了排名在她之后的鞠婧祎头上,而她抓住了这个机会。

曾经和丝芭文化合作过线上直播的Y小姐透露,丝芭的推人模式一般是会推荐符合要求特色的成员,如果多个成员的话,会推荐人气成员+潜力成员+新晋成员的梯度方式。虽然推荐模式并不能让每个成员都有均等机会,但这种模式让排名中下游的成员有机会试一试,谁能被选上就要看片方和节目组的选择,总决选排名第13名的林思意,总选成绩并不算靠前,但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有过话剧表演等经验的她已经参演了《极品家丁》、《择天记》等电视剧。

“她们对外推广是比较积极,她们成员的通告都是密密麻麻排满的,合作其实也非常的多。她们现在有了前两年的累积,在媒体和品牌方面,成员也是螺旋上升的时期,有些品牌找她们也是互相借力。”Y小姐对丝芭文化合作时的强执行力和高配合度记忆犹新。

而在积极向外推的过程中,丝芭文化也在逐渐掌握主动权,在过去一年里,她们联合东方卫视推出了综艺节目《国民美少女》,和某视频网站合作了网剧《贴身校花》,在这些项目中,大力推举旗下的成员参与。而就在最近丝芭文化宣布了未来将开发几大影视IP项目,利用旗下庞大的成团优势积极主动的进军到影视市场中去。

原创的忧伤

就在今年总决选开始的一个月前,日本AKB48官网宣布SNH48因为违规运营被官网开除。众所周 知,作为AKB48在中国的姐妹团,SNH48复制了AKB48的剧场公演、分队、年度总选举、直播互动等团体经营模式,初期的歌曲更是直接由AKB48的经典曲目翻唱而来。而此次的闹翻,导火索则是SNH48宣布原创化(原创了两首新歌和两套公演)以及未经日本方同意而成立了北京、广州甚至是沈阳分团。前者让SNH48无需再缴纳高额版权费,而后者则抢占了先机把中国市场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除此之外,会员等级模式、频繁的出村外务模式也多少在 SNH48的本土化实践中被赋予了新的形式。而AKB48官网的这则声明,意味着双方之间微妙的对撕关系。

而就在总决选当天,AKB48的一支小分队正在和梅赛德斯奔驰馆仅一江之隔的地方举行活动。巧合的时间和地点,AKB48的举动被资深粉丝们解读为是对SNH48的警告和挑衅,“专门挑着这天,就是为了要分流SNH48的人气,毕竟当时SNH48最早的一批粉丝就是AKB48的粉丝嘛,因为SNH48是姐妹团才粉的。” 小爱是AKB48的粉丝,同样现在也是SNH48的粉丝,她同样认为两方之间关系相当微妙。

在部分鞠骑(鞠婧祎的粉丝)看来,夺冠并非最终目的,她们的最终期待着鞠婧祎最后的得票数能够超越刚举行完总决选不久的日本AKB48的总冠军指原莉乃,但最终的结果鞠婧祎遗憾的稍逊一筹。

尽管有粉丝认为SNH48原创化的举动这是过河拆桥,但丝芭文化的CEO陶莺把中日双方的合作定义为“技术支持”,而原创和本土化是必经之路。“要在中国落地本身要做很多原创,否则没有办法生存下来的,可能只是昙花一现,所以每一步运营的细节在我看来都是创新,要是不做改变,不迎合中国的市场没法存活。”她说。

似乎来自日本方面的控诉也无法阻挠SNH48的原创和本土之路,但在国内市场,按照丝芭文化以现有的模式能hold住这么庞大的团体嘛?

在频繁的出村外务的背后,借助影视综艺圈的曝光,这些女孩们比在小剧场时期能更快的人气累积。但在业内人士看来,她们在娱乐圈的定位还微妙的停留在花瓶的阶段。“这些妹子的综艺表现就是没有表现,在任何行业都一样,可以把她们理解成花瓶,当然中间会有人会脱颖而出因为天赋不同,但目前来看还是花瓶居多,在那边拉拉流量和人气。”某综艺制片人透露,“而且她们现在价格也不贵,六十几个人打包价格也才几十万,对上节目也很主动很积极。”

频繁外务,势必影响了成员们在剧场的时间,虽然成员们号称只要一有时间就会回到剧场见粉丝,但事实上,繁忙的鞠婧祎已经大半年没有回到剧场了,现在的她越来越像个成熟的艺人,而不再仅仅是剧场里那个可接触的偶像。对于她们忠实的粉丝而言,偶像从一个素人逐渐成长为荧幕上的艺人偶像,有一种养成游戏式的成就感。但另一部分早期的剧场粉丝却难掩失落,小W就是SNH48最早的剧场粉,曾是万丽娜的粉丝。除了不满意丝瓜制度的三六九等,他对人气选手逐渐选择出外务,离开剧场也有不满,他逐渐开始脱粉。“SNH48能吸引我的就是剧场了,就是可以接触的偶像,现在剧场见不到了,气氛不如从前了,渐渐也就冷淡下来 了,如果只能在电视上看到,那我还不如回去饭AKB48。”

对于丝芭文化而言,管理着一个如此庞大人数的团体,并非没有忧虑。丝芭文化在上海建了两座宿舍楼供这些女生们集体生活,目前丝芭文化总共有200多人的工作团队来维持这些女孩的工作和生活,但急速扩张的成员人数,让公司团队管理起来仍感吃力。

而在她们不断的对外发展外务的同时,来自市场的诱惑也在挑战着这个新的模式。曾经人气不二的赵嘉敏是SNH48的人气王,也是发展重点,但在去年一年,赵嘉敏宣布要备战高考,而推掉了无数的外务和团队活动,甚至一度有传闻称赵嘉敏将脱离SNH48。尽管丝芭文化官方表明这是在尊重成员自己的选择,但据知情人士透露:丝芭文化官方对赵嘉敏只挑有利个人的活动参加而缺席团队活动的做法很不满。

而中国市场和日本市场有着巨大的不同是,日本的经纪公司尤其是偶像经纪公司对艺人的掌控力尤为严苛。但在国内市场,面对明星高额片酬,人气高的偶像遭遇市场疯抢,艺人解约跳槽屡见不鲜…丝芭文化能否在捧红了这群女孩后依旧能掌握好控制权,业内也有不小的担心:“毕竟丝芭的模式是成员按照人气等级有不同的薪酬工资,这种酬劳制其实和国内艺人占大经纪公司占小的模式很不一样的,当这些女孩们红了,会不会有合理的变动去稳定管理她们,还是要看丝芭文化如何管理好这些人气高的选手了。”有业内人士分析。

但颇有参考意义的是,向SNH48输出了模式技术的AKB48也在面临着这种尴尬,在多位人气成员毕业后,AKB48这两年渐显颓势。“人气高的就那么几个,而且很多人就知道这些成员,但也不会知道这个团体。如果这些人气成员离开后,新人上不去,那么团就糊了啊。”多名曾是AKB48的粉丝不约而同地这样对新浪娱乐说道。

但这种隐忧对于国内方兴未艾的偶像市场而言,似乎还有些遥远。至少在养成系男女偶像团体领域里,SNH48走在了最前列,也占尽了优势。在它之后,国内有不少新兴的女团试图模仿SNH48的模式,通过选秀节目而组队的蜜蜂少女队,此前也宣布了成了专属剧场,打造和粉丝面对面的演出交流,身为节目教头的吴奇隆也曾宣布要给予这些少女影视演出机会,但目前看来,蜜蜂少女队的反响和成绩似乎寥寥,并未能复制SNH48的成绩。“像我们做的这么完善的应该是没有,可能学我们某一个部分的应该是比较多的。”陶莺说。

  对话丝芭文化CEO

新浪娱乐:总选今年已经是第三届了,现在是什么状态?

陶莺:第一年其实我们是试着做的心态,现在从数据来看的话,今年销量基本呈三倍的趋向增长。每年都有大幅度的增长的话,其实我们各方面运作包括成绩来看是应该说是相当满意的。

新浪娱乐:北京和广州今年都各开了新团,为什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一起推出两个分团?

陶莺:其实我们每年都会有年度规划的,今年看到的演出去年年初就已经做出来了,因为从会场的选址到装修申报到招生,没有一年是完成不了的 ,所以其实从很早以前就开始。

新浪娱乐:这样布局的目的是什么?现在的成员已经达到了166个,是否意味着现在的市场其实已经可以容纳这样庞大的女团?

陶莺:我们其实从去年开始的剧场就已经满了,我们小剧场的票价是坚持不涨的。但是外面的黄牛票一到特殊场,就是十倍以上的涨,很多人是看不到剧场演出的。我们也是看到每到一个地方粉丝的热情度和数量还是非常多的,那所以去年就已经决定要开分团。

新浪娱乐:接下来这个模式会继续二三线城市推广?

陶莺:没错,对对对。肯定的,北京,广州来看的话说明这个模式是可扶持的,而其实我们三年的(经验)在我们后来的组合运用上其实是缩短了初期要走的路。

新浪娱乐:但是培养出来新团之后不是会对SNH有造成粉丝的分流?

陶莺:完全没有,这是一个口碑累加。可能粉丝就会喜欢两个团了,他还会带更多的人来到当地的剧场去看,找到自己喜欢的队。不是说粉了这个就不粉那个,还是有很多叠加效应的,像我们的直播数据没有说因为有新团开,就有下降,大家一起生长。

新浪娱乐:这两年SNH48的女生们也出现在大小银幕上,这是公司的发展需求还是因为随着她们名气的增高,外面会抛很多橄榄枝?

陶莺:都有。肯定也有公司的目的方面对吧。但是也随着SNH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包括媒体一样,这个是相辅相成的,我们推一些成员出去参加一些节目,包括影视剧,累积了口碑,那圈子里的更多人都知道我们,那毕竟在小剧场练过几年,各方面都非常OK,那去参加节目就很顺手。

新浪娱乐:现在也会收到很多的来自影视或节目方面的邀请吗?

陶莺:对,嗯非常多。那么有些因为我们也要考虑到整体年度安排,也会综合来这次所选举出来的成员排名,也是一大参考值。

新浪娱乐:就是会根据这些参考值相应地给他们推一些(节目)吗?

陶莺:一是根据这个参考,二是要根据各方面就是说她本人是不适合这个节目。这都是一个双向的选择。当然你有这个排名,无论是客户还是电视台还是影视制作公司,本来不知道选谁,现在就是有一个参考的指标。

新浪娱乐:这个模式其实还是蛮残酷的,要努力去打拼一个好排名,才能得到相应的资源?

陶莺:满残酷但蛮公平的,还是在一个相对比较公平公正的环境,所有都是曝光在所有人面前,不存在黑箱啊,我们一定要推谁谁谁,因为我们毕竟是要靠粉丝。

新浪娱乐:现在的影视市场反馈来看,对这些素人选拔出来的偶像的接受程度是怎样的?

陶莺:现在来看,各大平台对我们接受度还是相当高的 ,我们成员派出去参加影视通告的,节目组对我们成员的评价,无论从艺德或者是包括他们为人处事,反应都是非常好的。

新浪娱乐:SNH48本来是唱跳组合,现在她们去拍戏去上节目,公司这块会对他们进行相应的包装培训演戏吗?

陶莺:新进来的成员大家接受的培训是差不多的唱歌跳舞。基本的就是表演方面的训练,我们跟韩国人不一样,别人是封闭式的三年出来,我们三个月以后就到舞台上公开化,那其实比封闭养成更容易出成绩,现在我们专门有一个部门接综艺通告,它每天能接到的综艺通告是非常多的,每个礼拜剧场还必须要有几场演出,这 方面也要有平衡。一旦是我们派出去成员,对节目需要呈现的表演方面我们都会做培训的,成员也都很珍惜机会,有些成员参加了两期节目,节目越来越多,因为她 之前也是满受那个节目组肯定的。

新浪娱乐:那您也说到咱们这个团她那个人员数量比较多,那在资源的平衡方面是如何做到合理分配的呢?

陶莺:一般来说是双向选择,还是注重双向选择,节目组一定会选你们这里面谁谁谁,人气最高的。每个节目都希望人气最高的,但是她不一定适合,档期也不一定适合。那么我们知道有些成员是适合这档节目我们会主动去推,那当然推的同时这个成员的人气啊各方面跟这个节目也都是匹配的,别人才会用。

新浪娱乐:那内部的评价机制,又是什么?

陶莺:我们的成员一般在进公司一年以后,大概知道哪个方面是她的强项。我们也会给成员制定一个适合的方向,以后这些项目都会主推这些成员,另外项目是推另外一批成员,其实做的还是蛮细致的。

新浪娱乐:今年开始一直在提SNH48的原创性,像把成员往传统的影视行业去推送,这算是SHN48区别于原模式的原创吗?

陶莺:其实我们不但是这一个方面,我们方方面面从设置之初都考虑了很多如何设立中国文化,其实我们更快更新,我们每一年都有自己的目标,原创是今年跨出了第一步嘛,无论从专辑,还是剧场公演,这两场反馈也是非常好。速度可能就是一年四到五场原创,这个量非常巨大,再加上姐妹团北京广州也在做原创。综艺和影视也一样,今年我们在上海电影节的时候开了发布会,青春+系列的IP公布了几部,其实每件事情的布局还是蛮长时间的,包括我们自己的综艺,前后也推过 4、5个IP,那么去年下半年年底的时候《国民美少女》,那像这种整台综艺的话,以后也会不断地尝试。

新浪娱乐:SNH48在宣布原创作品中,其实日本合作方提出的一些质疑,会产生所谓的纠纷啊什么的吗?

陶莺:因为之前我们合作也是属于技术合作,那么我们之前所使用的所有歌曲啊其实都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只不过我们现在选择要跳出原来单纯的拷贝模式,要做自己的内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新浪娱乐:在我们原来的认知里,SNH团体是面向小众社群的组合,但是现在它却走向大众影视的层面,你怎么看这方面的转变呢?

陶莺:有很多文化本身是可以自己跟自己玩的,这个闭环越做越大,那么主流也会接受,那我的这个文化越做越大,大家也都能接纳。粉丝经济大家现在都是挂在嘴巴上,这本身就是不冲突的。

新浪娱乐:那你会觉得说这个走向大众的选择会冲淡闭环原有的文化吗?

陶莺:肯定不会,那么我们的成员之后也会像是金字塔架构一样,无论是第一的成员还是最下面的成员,她们都知道说名字前面带的是SNH,她们是从我们四十万人里面选出的,也是从我们的小剧场慢慢开始出来的成员,他们为什么能够在大众面前曝光,一个是靠她们努力,另外也是靠粉丝的热爱,这些都还是回归于这个文化。

新浪娱乐:像鞠婧祎这样的已经在影视剧方面得到小认可,她们最后还是会回归到剧场吗?

陶莺:一定不会放弃剧场的。只要有时间肯定是要回剧场演出的,每年的大事件是要参加,只是不同成员发展到不同阶段,我们也要尊重成员的个人发展,不可能一直把她局限在剧场。

新浪娱乐:像日本那边会有毕业的形式,那咱们也会有这样的形式还是会有原创的模式?

陶莺:现在SNH成立到现在才三年半,说毕业不毕业,对我们来说还早。

新浪娱乐:把这些女孩输送到影视圈之后,她们势必会面临到一些原来闭环之外的诱惑,那这会不会造成成员对团队运营的动摇?

陶莺:成员接触事务越来越多,她有一个成长的过程,其实运营也是一样有成长的,包括我们原来都是服务于团队,现在有明星成员出来了我们必须要有部门专门服务于她们,就跟传统的公司一样。

新浪娱乐:已经开始这个(明星部门)运营模式了吗?跟传统的经纪公司打造艺人的模式是差不多?

陶莺:是差不多,但是我们会比他们更强,有哪个经纪公司有几百个工作人员?没有吧,那SNH的就已经有几百个工作人员,因为我们整天要面临那么多的日常事务,但是我们要集中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还会做不好吗?

新浪娱乐:会强调团队荣誉感吗?

陶莺:一定的一定的,因为我们还是一个女子偶像团体,这个是成立的根本。

新浪娱乐:最后他会有一些真正个人化的服务,个人成员待遇或者说的之后的资源发展和推广会相应的变化吗?

陶莺:对,都是跟社会看齐的,只有这样子才能进行很好的管理,但是这样会有很残酷的竞争,比如说我到了金字塔的顶端就可以很好的掌握资源,这就是一个良性的运营模式。

新浪娱乐:那中间差别会很大,上面的成员跟下面的成员……

陶莺:在非总选举期间并没有很多的,平时我们各项业务本身都还是没有让大家感觉到这种感觉,剧场演出大家都是一样的演出,出去通告大家的时间都是差不多的,都比较满,只要成员不是天天待着没事干,就不太会产生负面的想法。大家都在一起生活吃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上的课也是一样的,只是说成立一个小组合了,那可能我们会有专属打造的老师,平时我们培训的内容都是一样的。

新浪娱乐:之前SNH的重心会在剧场,包括盈利模式都是在剧场周边,那现在成员们开始往主流市场开始竞争,盈利模式会变吗?

陶莺:没有变化,我们的所谓的粉丝经济就是这几块,这几年来说比例都是一样的,最早也是同步的。其实是一个很良性的发展,没有哪个前,哪个滞后。

新浪娱乐:所以定位都定位在年轻这块是吗?

陶莺:其实我们每个节目都有塑造一些成员,只是说他每个节目他可能曝光多一些,所以说我们每个礼拜派的成员去参加的综艺节目十几二十个都有,只是有些节目知道的人多,有些节目知道的人少。

新浪娱乐:影视跟商业这一块这两年的比重是一样的?

陶莺:这块我就不方便透漏了。

新浪娱乐:那成员的人数很多,可能会发生一些突发情况管理上面投入更大的心力,比如说成员唐安琪受伤。

陶莺:成员受伤其实也是她们自己比较私人的事情,也不一定是在团内,为什么要采取团队式管理,这也考虑到中国国情的,包括我们成员里面现在未成年的比例,其实也是相当高的,所以我们在这一块的管理包括经纪人的配备啊,这方面的数量都是还是比较周全的,包括我们有些就是每个队都是要有经纪人有专门的回馈的,哪些成员是否已经到中心,我们日常管理的经纪部门三年多运行下来,还是有相当多管理经验的。

新浪娱乐:会有管到成员个人的事吗?

陶莺:每个成员自己的事情我其实都是比较清楚地,因为我们是有一套比较透明的一个信息输送管理,所以说小事都可以知道。但是事情到一定级别的话,一定是经纪人先知道。

新浪娱乐:这几年是国内一些综艺节目也都开始做女团的模式打造,你会觉得会对SNH造成冲击和影响吗?

陶莺:其实也没有,第一吧其实我们走的比较早吧,我们有三年多的累积,这个不是一蹴而就的,在这个方面SNH有相当大的优势,现在出来越来越多的团体,就是像SNH刚成立的时候需要去克服和学习的一些问题,但我们现在考虑的就不是这方面的事情,然后我们在想之后怎么不断地推陈出新,各个子团怎么发展的越来越好,我们想的事情其实都不太一样。更多这样的女团出来,也是一件好事情,市场很火,任何一件事情只要是好的一定会有很多人来做的。我们还是有很多先发 优势的,当然,SNH现在是要跟自己竞争的,我们不是太看比如说这里出现一个女团,哪里出现一个,其实你关注不过来,我们自己怎么做的好,那才是最重要的。其实,中国市场够大。

新浪娱乐:那在你看来中国的市场,主流的大众,对这种女团这种养成模式的接受度高吗?

陶莺:我觉得大家都是好奇,一开始是好奇,这人做的好吗?好像做的不错,很想了解到底是怎么做的,然后很好玩,这个模式很有意思,然后大家都去研究,最后都去做,基本上都是这样一个过程。

新浪娱乐:那在你看来现在市场上有相同模式的精品的存在吗?

陶莺:像我们做的这么完善的应该是没有,可能学我们某一个部分的应该是比较多的。

新浪娱乐:这几年女团男团很多,但后期没有办法把这些选出来的人推向更广的影视市场,不知道你们公司有怎样的经验吗?

陶莺:我们选拔本身是封闭的,我们其实是做内容这一块,所以可能跟选秀模式本身来说不太一样,一个注重做前期的,一个做后期的,我们成立之初就是做后期这一块,所以这个和做选秀模式本来就不是这一回事。

新浪娱乐:还有你一直强调所谓的互联网思维,那团队的运营和营销上是体现在哪些方面的呢?

陶莺:我们好像每个基因里都是有互联网的,不光是营销推广,运营决策快,这一点就是互联网,很多内容就是粉丝喜欢的内容就去吸收,社会热点我们都会看,我们传播的媒体平台更是互联网,我们的粉丝他们关注的是哪些媒体我们就关注哪些媒体。

新浪娱乐:影视方面的触角,原模式可能并没有这么多,所以这个会是今后发力点吗?

陶莺:一定的,这个本来就是咱们中国的发展模式,影视,综艺本来就是很大的一块,这一块比日本做的好多了,发展进步也多,不是说我们太多场合跳跃,而是这一块市场确实大。没有人进这样的公司会不关注这样的市场,但也不是说我们放弃原有的我们换一条路走,完全不是。(陆玖/文)

更多演唱会相关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演唱会资讯(微信号:yanchanghuizixun)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333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