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唱会资讯 > 谭维维《无问》:电影主题曲玩出现场范儿

谭维维《无问》:电影主题曲玩出现场范儿

陪伊阁主2016-8-19 18:04:23浏览53次 购买演唱会门票

(文/爱地人)电影需要一首电影主题曲,原本是电影艺术的一种需要,毕竟听觉艺术可以成为视觉艺术的另一双眼睛,并提供镜头所无法企及的艺术纬度。当然,随着娱乐工业的越来越发达,电影与音乐的关系,也已经不再是艺术配合那么简单。它,还成了一门生意,一门很大很大的生意。

谭维维《无问》:电影主题曲玩出现场范儿

谭维维《无问》单曲封面

但对另一些歌手来讲,受邀演唱主题歌,则不仅仅当成是一次简单的商业合作,而是把这当成是一次命题基础上的自由创作。众所周知,身处于这个看似多元化、实则同质化的时代,很多的唱作人、尤其是已经处于舞台中心的音乐人,会因为生活环境的变化,反倒让创作视角受到一定的限制。在这个基础上,那些优质电影剧本的剧情内容,就能够成为唱作人的一种新的灵感切入点,让他们可以在一种超越现实的世界里,重新变回那个自由自在的音乐人。

谭维维的《无问》,无疑就是这么一首通过电影拓展自我创作视角的作品,它虽然是为电影《盗墓笔记》所创作和演唱的主题曲,但却极其符合谭维维本身在音乐上的探索、无畏、自由,以及勇于尝试的精神。甚至可以说,谭维维演唱并参与创作《盗墓笔记》的电影主题曲,其本身也像是自我的一次探险之旅。所以,音乐和电影也就有了浑然天成的一体感。

《无问》当然不是一首“中国风”作品,因为它的编曲和配器,完全和“中国风”无关,甚至就是一首标准的重型音乐作品。但新锐女词人尹约用成语串联起的意象,却让一首编曲结构上没有东方元素的作品,依然可以再现一种东方韵味,末法时代、礼崩乐坏;夸父逐日、后弈射日;天地洪荒、举目无光;黄梁一梦、翩翩惊鸿,以及拔剑四顾心茫然等等词汇,虽然来自于远古的典籍,但在尹约精心的挑选和重组下,却用相似色调、气质甚至克重的词语,再现了一个《盗墓笔记》世界观下,众人挣脱沉重枷锁,撕破命运的故事。

谭维维《无问》:电影主题曲玩出现场范儿

谭维维在录制中

不仅是画面,这首歌曲同样还有思维空间的延伸,“谁能置身事外,亲手刃信仰,病已入膏肓,还有什么值得仰望”这样的段落,既可以说是质问,也可以说是无奈,不仅贴合《无问》这个主题,也让现实中的你我,也能够通过电影中看似让你我置身事外的情节,同样得到世俗意义的情感共鸣。

虽然音乐酣畅淋漓、一气呵成,但《无问》却不是一首简单粗暴的歌曲,相反却是一首很讲究的追求细节类作品。英国制作人Julian Emery对节奏很好的抑扬把握,也让作品在一种轻重缓急交错的节奏中,有了一种很好的呼应和对比。而且即使是最为粗犷的噪音墙,Julian Emery都交待得非常清楚,让作品听起来显得层次感十足。

谭维维会唱歌大家都知道,而这几年的她则变得越来越会唱歌,这种唱歌不是体现中音域的提升中,而是那种刚中有柔、刚柔并济的平衡。主歌时可以听到东方古典韵律的优美,副歌时在一种可以掀翻屋顶的爆棚能量中,依然可以感到谭维维给音域留出了足够的余量,这种纵深极大的可控性,也让作品既有张力又有弹性。

虽然是一首结构非常美式的摇滚作品,但谭维维在中间加入的一段类似藏音的和声,以及一个非常漂亮的甩袖式的尾音,仅仅轻描淡写几笔,就将整首歌曲不再是一种国际化的汉化版,而成为一首有着谭维维烙印的作品。

整首作品的作曲部分,也由Julian Emery、谭维维和刘迦宁共同完成,后者也是谭维维自组的“北京客”乐队吉他手,这种由歌手、制作人和吉他手共同完成的创作,也赋予了作品以一种非常开放的曲式结构,做到音乐词曲唱的高度统一。而且在呈现上,也是因为制作人、歌手和乐手思维的同步,使得作品不仅做到了真正的Band Sound加One Take,也因此形成一种极具震撼力的现场感。在院线大屏观看《盗墓笔记》时,还有谭维维这样的歌手,为你现场演唱电影主题曲,想想也是很美的画面。

更多演唱会相关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演唱会资讯(微信号:yanchanghuizixun)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330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