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唱会资讯 > HUSH:心里住着个女生,有点任性和骄纵

HUSH:心里住着个女生,有点任性和骄纵

陪伊阁主2016-8-19 18:04:10浏览54次 购买演唱会门票

(文/小西、采访/房超然) 第一次认识HUSH是在《康熙来了》(视频),当时HUSH还没有单飞,在乐团里担任主唱,记忆尤为清楚的是,小S当时在调侃他们,说去听现场要在底下鬼哭狼嚎地尖叫发疯,蔡康永笑道:“可是他们乐队叫Hush(“嘘”声的意思)欸。”

HUSH说,他取这个英文名是“害怕自己说出自己都不理解的话,只是人云亦云”。像夏日的蝉鸣骤然停止的时刻,没有了噪音反而能倾听更多。在台湾创作界,HUSH算是个“奇葩”,与其他小清新歌手不同,哲学专业的他常常脑洞大开,会以一颗星星的名字为一天小鱼命名写成歌曲;会将歌曲主题定为“资本主义”,去探讨背后的机会与命运。

采访中,他自嘲因为“灵感匮乏”才总是拿天文、占卜做命题。事实上,从孙燕姿的《克卜勒》,徐佳莹的《寻人启事》到张惠妹分身阿密特的《血腥爱情故事》,他的每个作品都有一个专属的小故事。在乡下长大的他,已经搬到台北生活了13年,HUSH用一颗细腻的心观察生活,写了很多引起女生共鸣的歌,被调侃是“妇女之友”,HUSH一点都不介意,还笑说自己内心也是个女生。

如果你认为HUSH只是个性格温柔细腻的男生就错了,他个性中也有任性、为所欲为的一面。去年,HUSH发行了自己的个人专辑《机会与命运》,其中的单曲《我想知道你的一切》,也花费了150万新台币拍摄MV。不过由于请来6名演员赤裸演出,尽管三点不露,但还是因为“有伤风化”这样的传统原因,遭到了禁播,而这版的MV也只能在脸书等网络平台才能够传播。不过,这并没有打击HUSH的积极性,有投入巨资制作了一个全新的VR MV版本。

这次,HUSH又带着野心来到了《大事发声》的现场,首次挑战直播节目。现场,工作人员为他打造出专属的“HUSH系”小宇宙,从他演唱的第一首歌《机会与命运》开始,魅惑的声线就吸引着听众们难以抑制地坠入HUSH星系。评论甚至直接称赞他一开口就仿佛自带光环,以至于身旁桌上的月球台灯都黯然失色。弹幕中大家纷纷表示:“少女心都要融化了”、“我是HUSH手中的话筒”,连HUSH心爱的玩偶“迪索哥”都引起大家的羡慕嫉妒,直言“要投胎当迪索哥一直陪着HUSH”。

这就是HUSH,脑洞开到宇宙,用细腻的心灵拷问生活,又有点任性、娇纵,热爱挑战,永不服输。

谈作品:不用在意别人怎么解读

HUSH:心里住着个女生,有点任性和骄纵

腾讯娱乐:很多创作人都说自己更适合给别人写歌,并不是特别愿意自己演唱自己写的这些歌,你为这么多音乐人创作了这么多优秀的作品,你觉得给别人写歌和给自己创作的心态有没有什么不一样?

HUSH:给自己写歌当然是没有什么限制的,我想要说什么就说什么。这几年开始帮别的音乐人写歌,特别是写歌词,其实他们都有一个要求,比方说因为这张专辑的走向是如何的。我觉得也很有趣,因为我一直也很喜欢帮别人写歌。在他们给我的那个框框里面我反而可以尝试非常多不同的可能,但是整体的大架构是在他们的要求底下就OK了。所以帮别人写歌对我自己来说也是写作上的练习。

腾讯娱乐:你会不会在帮别人写歌之前跟TA有一段时间的接触,去了解一下TA的内心世界或者他生活上的一些习惯?

HUSH:基本上联络不到。我会去听他们以前的作品,当然技术性上去听他们的发音咬字,因为一定会有对方公司的人跟你来回确认这些事情,我会跟他们讨论,讨论的反而是比较像这个歌手在这一张专辑里面他想要表达什么样,他可能在发过了好几张片之后已经有一个定位了。我们会去讨论这些事情。从这些想象再加上那些基本功和技巧上的东西,再综合起来帮他打造一首新的歌。

腾讯娱乐:我觉得你的作品中很多的意象,也有很多人在解读这些东西,很多乐迷在看过那些解读之后才会恍然大悟。有的歌手十分享受这一过程,你是希望达到这样的一种效果吗?

HUSH:我其实不在意别人怎么样去解读,写歌也好,创作也好,有趣的地方就在于每个人听了,他们的感受都是各自不相同的。就好像帮燕姿写的《克卜勒》,其实对我来说它是一只鱼的死亡而诞生的一首歌,可是对于别人听起来它可能是星星,可能是因为像那时候燕姿她要重新回到歌坛,有一点点新生的感觉。每个人的解读都不太一样,这是我非常乐见的。

谈创作:常常用天文、星座做命题作文

HUSH:心里住着个女生,有点任性和骄纵

腾讯娱乐:因为很多人觉得你是一个天文系的歌手,你觉得研究星象这件事对你的创作方面有没有什么影响?

HUSH:我倒也不敢说研究,那时候开始写一些天文类型的歌曲,其实一方面是因为我灵感上的缺乏。其实有的时候如果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如果你对生活短时间没有那么多的感触的话是写不出来的。我就规定自己,比如说给自己几个月的时间,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强迫自己用天文学的角度去想事情。当然一方面是源自于我对天文的喜爱。我曾经也把塔罗写成歌,但是并不是那么直接的意象,我只是把那些名字拿到歌词里面来用而已。实质上的帮助也许并不大,但它可能也是幕后推手之一,在创作上面来说。

腾讯娱乐:占星这件事会对你平时的生活有很大帮助吗?

HUSH:其实不会,因为我以前刚开始学塔罗这些东西的时候,是有收钱的,我是帮陌生人算牌的,算了快十年了。算久了之后其实发现大家问的问题都会很像,无外乎就是感情、工作、朋友等等。算久了我自己的感触就是:原来大家算的问题都很相似,很多人去算命,给自己推算那些事情,一定是心里面已经有选项了,只是他不知道怎么要做决定。所以我就得到一个感触是其实很多事情人是可以自己帮自己解决的。所以久而久之我就不算自己了。

腾讯娱乐:如果现在有朋友希望你能够帮他们去算一下,你还会非常痛快地答应他们吗?

HUSH:还是会,我现在就只帮朋友算。

谈个性:有颗细腻的心 不介意被称为“小公主”

HUSH:心里住着个女生,有点任性和骄纵

腾讯娱乐:这些神秘事物对于你来说最大吸引的地方是什么?是对未知的一种把握吗?

HUSH:我觉得那是一种想象力吧,因为它毕竟是未知的事情,在很多事情你没有办法拿捏主意的时候,比方说有时候我们很容易去看星座,很容易去算命。一方面把自己的苦痛丢到未知神秘的事情里面去,让它们分担,不需要负责任又可以很轻松的做法。另一方面,那是一种吸引,很想让人一探究竟。

腾讯娱乐:我觉得一般比较擅长这方面的男生都会很受女孩子欢迎,而且你的作品里面,很多女歌迷都说你的作品能够知道她们在想什么,所以“妇女之友”这样一个称呼,你怎么看?

HUSH:我觉得可能一方面我心里面也是一个女的吧。我昨天彩排的时候和马頔他们聊了,我注意到一件事情,因为我自己是一个算是乡下小孩,到了台北这样的大都市生活,其实我在台北住了也13年了,我一直都在观察,因为对我来说我毕竟不是台北人,我不是出生在台北的小孩,我从乡下到了城市里面去,自然而然会觉得自己是一个局外人,就会很容易用心或者很容易放大去观察周遭的事情,所以我一直都在观察那些都市里的现象,所以那些东西可能是比较细微的,久而久之它可能也潜移默化了我的创作:都是关注比较细腻的东西。因为大家好像都觉得我的词是比较细腻的。可能是因为这一点,可能很多有共鸣的人一定也都是有一颗这样细腻的心,所以他们可能会觉得好像你说中了我心里面想的一些事情。

腾讯娱乐:通过这次合作,你觉得马頔是个什么样的人?

HUSH:我们其实同月同日生,我总是觉得同月同日生的人可能都有一定程度的相似,当然不完全一样,但是我想可能是有部分相似的。我觉得他还是一个蛮温和的人,也许有一些痞样,但是那个痞样是一种悠然自得的,你必须要先悠然自得,才会得出那样的结论,原来我是可以如此等等。

腾讯娱乐:研究星象占星的人对与自己同月同日生的人会不会在心里面就有一种判断,我跟他会有很多相似之处?

HUSH:会有,就算没有,可能你宁愿这样期待,那是一个蛮浪漫的事情。

腾讯娱乐:同样都被称为“小公主”。

HUSH:我已经无所谓了,可能是因为时常发表自己内心的一些想法,不一定是严肃的,包含一些搞笑的,或者自黑什么的。也可能是那种为所欲为,有一点点任性,有一点点骄纵的特质。

谈合作:内地音乐人的歌词更大气 欣赏高旗和常石磊

HUSH:心里住着个女生,有点任性和骄纵

腾讯娱乐:我觉得你和马頔都是那种从一种相对独立的状态,变成这种极速攻下主流市场这类的音乐人。其实在内地这样的机会非常少,台湾我个人觉得环境会比这边好一些,包括很多独立的乐团都有机会,甚至站上金曲奖的舞台。你觉得在台湾的音乐环境会相对好些吗?

HUSH:我觉得这个现象有好有坏,因为其实在台湾现在有越来越多的音乐节,当这些活动,这些展演空间开始多了起来的时候,当然对独立乐团跟没有合约的那些音乐人来说演出的机会的确增加了,门槛变低了。当然它的好处是可能比较有机会出头,比较容易被看见。但是我觉得坏处也在于,因为这些东西多了之后,大家的机会都被稀释掉了,再也不是说你的东西做得好就会被人家看见。就好像现在全台湾有那么多的音乐节,除了把自己基本功做好还可以去推销自己,当然讲到推销自己有的时候会变得有一点点商业,还是会有一些团体或者人因此却步,觉得不想跟商业搭上关系。我觉得音乐节也好,他们的百花齐放也可能让大家变得比较辛苦。所以我觉得一定都有好坏的层面,这个可能是台湾现在的音乐场景快要面临的问题。

腾讯娱乐:我之前采访过一些台湾本土乐团,我问他们说觉得台湾摇滚音乐和内地的摇滚音乐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他们说内地的这些摇滚乐团他们可能比较关注一些社会,甚至包括一些政治的事情。但是台湾主要都是在做一些小情小爱的东西。你怎么看这个说法?

HUSH:我同意,比方像我刚刚提到的,我自己一直在观察都市这件事情。其实像之前马頔也去台北演过,因为我很喜欢读歌词,你在看他们的歌词的时候会感受到一个非常大的区别,我的歌词里面写的可能是气候的转变,很细微的,有一天你突然发现天气变凉了,或者我的歌词可能是晚上的一个路灯的底下如何。但是你看到马頔他们的歌词,从歌词去想象延伸出来的画面会觉得那个场景是比较大的。那样一个不同可能比较像是,我可能尽量让自己去从一个小的事情把它说大。马頔他们那种歌词是从大的场景去讲一件单一的事情或者小的事情。你生长的环境不同,带给你的营养也不太一样,我觉得这个可能有区别。

腾讯娱乐:内地这边的独立音乐人或者摇滚音乐人有没有你比较欣赏的,或者希望能够有合作的?

HUSH:希望能够有合作的,马頔我就很想和他合作。我昨天有看到高旗老师,当然不敢说合作,如果可以讨教的话也很好。因为我最常想起来的歌词就是高旗老师写的,《不要告别》里面有两句:我对明天的恐惧,来自于对今天的厌倦。我非常想跟他合作。其实之前也来过几次内地,比方说5月时候我去跑了一些巡回,我自己一个人,也来过几次音乐节,前前后后认识到一些音乐人,都是在北京做独立音乐的音乐人个体,不是乐队的那种,我觉得跟他们合作也蛮有意思。上一次来还认识到常石磊,我觉得很想跟他合作,非常优秀的创作者。

更多演唱会相关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演唱会资讯(微信号:yanchanghuizixun)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3300.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