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唱会资讯 > 左小祖咒:没有谁能阻止你不被《长江图》感动

左小祖咒:没有谁能阻止你不被《长江图》感动

陪伊阁主2016-8-19 15:17:57浏览32次 购买演唱会门票

8月18日,电影《长江图》首发左小祖咒原创电影音乐《长的江》歌曲及MV。

歌曲《长的江》MV和电影一样,弱化了故事情节,靠一种情感和隐喻去贯穿始终,魔幻般的故事内核,围绕在外面的是层层的诗歌,神秘而嘹亮。MV以导演杨超写的一本诗集为开端,男主角高淳驾驶渔船逆流而上,每一次停船都会与女主角安陆相遇。随着接近源头,女主角的容貌一次比一次年轻,这让高淳意识到,她不止是安陆,而源头也因此平添神秘。

左小祖咒歌词里唱“在这昏昏欲睡的城市,没人适合做一名街头斗士”,《长的江》看似平静听似悠扬,实则江面下水流湍急,不要妄想去征服她,要接受她、适应她,这或许是对待长江最好的方式。

摇滚歌手左小祖咒与电影《长江图》制片人王彧,十余年前合作《乌兰巴托的夜》,到今次二度合作,为电影《长江图》原创并演唱推广曲《长的江》。

左小祖咒成长在一个水上运输工人家庭,母亲是船工,父亲是船老大。与《长江图》故事主人公成长经历颇为接近,根据自己亲身经历演绎推广曲《长的江》。这是左小祖咒继改编献唱电影热门主题曲《一剪梅》、《乌兰巴托的夜》后,再度为电影献声。《长的江》MV以《长江图》片段改编而成,最后一部胶片电影《长江图》的优美影像与左小祖咒独特嗓音结合,产生一种不同凡响的视听体验。

掘金商业片横行年代,导演杨超和制片人王彧,只想呈现给观众一条江,一条左小祖咒原创并演唱的《长的江》。《长江图》作为一部为实现艺术效果不计成本的电影,9月8日将于全国院线上映。

左小祖咒表示,《长江图》是当今中国电影界从未见过的人文环保绝唱。没有谁能阻止你不被《长江图》感动。

看过《长江图》全片,左小祖咒才接受采访。

左小祖咒:没有谁能阻止你不被《长江图》感动

左小祖咒和柏林银熊奖

长江人左小祖咒被《长江图》感动

记者:看完全片,您是如何解读这部电影的?

左小:《长江图》是当今中国电影界从未出现过的环保人文绝唱。在当今中国,没见过一部这样讲环境、人文关怀的电影,之后也不会再有。我生在长江,对《长江图》感受比别人要深刻一点。《长江图》很诗人化,非常深厚。

记者:您是生长在长江上么?

左小:我在很小的时候,最早大概9岁就在长江上行驶。影片结尾出现的江豚,我很小的时候在长江里面看到过,当时叫江豚,俗语叫江猪。当时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我跟着父亲在长江上走,在朝霞起来的时候,江猪像斑马一样成群的在跳,这种景象非常壮丽。现在这些动物长江上基本很少见。在《长江图》里看到三峡大坝的船闸。我小时候看到的船闸过10吨到40吨的船,现在三峡船闸可能要过多少万吨的船通航,这个船闸非常大。我非常希望有很多人去看这部电影。

记者:在为影片作曲的时候有什么样的灵感,是参照电影画面还是根据个人习惯?

左小:《长江图》两三年前找过我,希望能做配乐,但那时没有时间,因为配乐太精细。之后我的老朋友《长江图》制片人王彧来找我,我们十几年前合作过《乌兰巴托的夜》,就毫不犹豫答应作曲。那版《乌兰巴托的夜》当年反响不大,但现在已经成为流传最广的中文版本。《长江图》制片人王彧是在草原上长大的,我对长江的理解跟草原一样是非常厚重的。你在长江里看的时候,长江很小,和海不太一样。海可以浪漫,也可以厚重。但长江非常难做到。身处长江里,水流非常急,危险非常大。水太危险了。剧情里有坠江死掉的。小时候看到过特别多这种事,突然一个人死在江里很正常,尸体都找不到。这种表达非常好,人在长江里,死一个人是分分钟的事情。所以水上的人要生很多孩子,供这个淘汰率。我们小时候都拿绳子扣着,怕掉下去捞不上来。那个时候长江里有专门打捞尸体的滚钩队,钩很大,一大排拉着跑,把人的尸体钩出来。《长江图》让我很开心的是,导演杨超和制片人王彧不是长江边上生长的人,能拍出这样一部电影,很有勇气!

记者:你觉得为电影创作音乐和自己做专辑,这两种创作有什么不同?

左小:电影音乐创作要突出电影的想法,不是完全个人随心所欲的创作,还是要想象,根据电影的想法来做。推广歌还是要做一点提升,毕竟不可能把电影的想法完全表达。要通过提升跟观众有一个桥梁嫁接起来,类似产品广告,但电影推广歌仍然是艺术,和产品广告不一样。

记者:有人说您是电影配乐万金油,您合作有什么要求,长江图满足哪些契合点?

左小:这次不会太红吧,这是文化片。我希望电影红我也红。电影配乐和电影推广歌实际上是两回事儿,电影配乐是一个长期与导演和制片人合作,一帧一秒都要掐的。电影推广歌从早期好莱坞开始,需要剪出三两分钟片花在电视台播放,现在是网络。推广这个词,实际上是跟广告有联系的,它的难度是跟电影配乐相结合的难度。这两个工作有点相同,实际上不太一样。

记者:您对写字的要求比较高,您看片子时,有导演杨超自己写的诗,您评价一下。

左小:杨超的诗词是让你会有心里感动的那种感觉,他的诗充满了人文关怀。就像我的歌曲里,他们有时候说不是太看得懂词,因为不是单纯的情歌。

记者: 您是有特色的歌手,但您的唱腔一直饱受争议。有观众对《长江图》的“美”大为赞赏,推广曲里有这种“美”么?

左小:《长江图》更多特点是比较冷,它的摄影和基调呈现这种感觉。在做推广曲时候想更加厚重,不要那种在上面漂着唱山歌和船歌那样。跟制片人沟通,他觉得很OK。我希望能给《长江图》带来一些新的推广,这是一部讲述文化的电影,不仅是文艺电影,我希望大家能够关心一下环境,看看电影,通过这个电影看看环境的变化,以后去保护环境。

记者:您如何看待《长江图》作为文化电影或者是艺术电影的定位。

左小:艺术拿来赚钱,是断章取义,我是说过这句话,艺术也有不赚钱的,拿艺术去赚钱,这是一种励志的说法。商业电影是需要赚钱的,大家给你投了这么多钱,就是让你拍一部逗逗大家乐的。比如一个人开餐馆又盖庙,餐厅就是为了赚钱,庙是另外一回事。

记者:影片中男主角逆流而上,您在生活中或者做音乐的时候也会有这种信仰吗?

左小:差不多,我们在离开家乡的时候基本上是这样的。男主演秦昊五六年前我们见过,网上可以搜索到我们的合影。

左小祖咒:没有谁能阻止你不被《长江图》感动

左小祖咒和制片人王彧

左小祖咒:我是江上喊出来的摇滚歌手

记者:您在音乐上还有哪些作品,听说下半年有新专辑会出现。

左小:下半年我有两张专辑会发行,可能会有三张,因为我去年没有发布新专辑,这是我近十年来很少没有发布新专辑,通常我一年发1.5张专辑左右。

记者:您被称为摇滚艺术家,现在流行跨界,您认为作品对艺术的影响是什么?

左小:还是音乐和电影。我从小生在长江,受长江上面劳动人民号子的影响。在长江里都是靠人喊,跟草原上是一样的。早期在长江走的时候是用纤和人力,只能靠帆船,靠风。后来发明机动船,对人力的喊叫要求更加高。七八十年代使用机动船,人们喊的声音需要盖过机器声,之后就产生了我。

记者:现在流行音乐选秀节目特别多,很多摇滚乐队参与其中,您如何看待这个现象?

左小:时代的必然性。音乐人总会要多一点发展。唱片大家也不卖了,如果说非要保持自己端着的姿态,无法生活。

记者:您说唱片现在不景气,现在有音乐抱负的新人、年轻人应该怎样实现理想?

左小:现在的状态很好,他们该选秀就选秀,我很支持选秀,因为大家也没有别的出路。

更多演唱会相关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演唱会资讯(微信号:yanchanghuizixun)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