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九天剑神录小说在线试读 九天剑神录小说最新章节

九天剑神录小说在线试读 九天剑神录小说最新章节

yw2017-11-1 18:07:10 浏览111次

楔子

闪电将夜空撕裂,惊雷炸响。

滂沱大雨倾盆而下。雨水混合着鲜红的血液,像一条条蜿蜒的河流一般在地面流淌。浓重的血腥味飘散在空气中,令人作呕!

电闪雷鸣,刀剑交错。

郝长青将一名身受重伤的十四五岁少年护在身后,即便他已经少了一条手臂,身体多处被洞穿,但他依然顽强的抵抗着周围数十人的攻击。

忽然,一道剑光袭来,郝长青已是躲闪不及,刺啦,腹部被拉出一条长长的伤口,鲜血狂涌。剑光隐没,郝长青还没反应过来,胸前又受了一掌。郝长青闷哼一声,在掌力之下,身体抛飞而出,足足摔出一丈远。

数十人一涌而上,铿铿铿,将刀剑架在了郝长青以及那名少年的脖子上。

“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一名四十岁上下的男子自人群中走出来,立在躺倒在地上的郝长青面前,他轻蔑地扫了郝长青一眼,又道:“现在回头,你依然是神阁长老。”

闻言,郝长青神色微冷,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长剑驻地支撑着重伤不堪的身体,讽刺道:“该回头的是你。”

郝长青咳出一口鲜血,肩头和腹部的疼痛已经麻木,但心中的怒火却从未平息,“欧阳朔,阁主平日对你不薄,你竟如此忘恩负义!害死了阁主,坑害了十三名长老,如今,竟然连少主也不放过吗?”

欧阳朔面色变得难看了几分,面上布上一层寒霜,冷声道:“你现在应该关心自己的死活,而不是絮絮叨叨的跟我讲大道理。”欧阳朔面色狰狞,两只阴冷的眼睛如毒蛇一般盯着郝长青,“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不杀了他,让我寝食难安。”

欧阳朔看了一眼那少年。

“好一个斩草除根!”郝长青悲怆长笑,随后神色转冷,啐了欧阳朔一口唾沫,嫌恶道:“我和你不一样,你做了走狗,我可不会!与其苟延残喘的活着,背负永世的骂名,不如就此死了!”

“冥顽不灵!”欧阳朔当着众人的面被啐了一口唾沫,脸色顿时阴沉起来,右腿抬起,狠狠踩在郝长青的脑袋上,“看你还能嘴硬到什么时候?”

欧阳朔将郝长青的头踩得血肉模糊。

“要杀要剐,来个痛快!”郝长青怒道。

“好,”欧阳朔冷笑,一脚将郝长青踢飞,对身边一人道:“成全他!”那人得到欧阳朔的命令,身形如电般闪出,剑光闪过,郝长青身首异处。

“郝长老!”被刀剑架着脖子的少年杨迁见郝长青死在那人剑下,悲吼一声。两只眼睛变得血红,盯着欧阳朔。

“我,杀了你!”一字一句,从杨迁的牙缝间逼出来,身形一动,竟然硬生生将架在脖子上的刀剑震开,带着漫天的杀气向欧阳朔逼来。

欧阳朔略显惊讶,却也不躲避,手掌一翻,一掌拍在杨迁的胸膛。

砰!

杨迁身体抛飞而出,跌落在地。

“没想到吧,曾经飞扬跋扈,呼风唤雨的神阁少主,也会有如此狼狈的时候。”欧阳朔神色轻蔑,冷笑一声,又道:“你不是很会使唤我吗?不是很会羞辱我吗?今天,我就让你也尝尝被羞辱的滋味。”

说罢,欧阳朔身形轻轻一晃,出现在杨迁身旁,单手将杨迁从地上抓起来,道:“离开了你父亲这棵大树,你就是一个废物!彻彻底底的废物!”欧阳朔将杨迁狠狠砸在地上,将地面砸出一个大坑。

杨迁只觉后背一阵剧痛,不知断了多少根肋骨。动也不能动。

但他依然挣扎着要爬起来。

“要做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即使是死,也要站着死!”杨迁喃喃自语,这是父亲教导他的话。杨迁忍着巨痛,摇摇晃晃站起来。

“永远不要在敌人面前倒下!”父亲的话犹在耳边,只是,那高大的身影再也不可能出现在他的眼前了。杨迁的眼眶有些湿润了。

“爹……”杨迁的声音有些哽咽,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呼唤着。他深深自责着,后悔着。曾经他是那么的不懂事,借着父亲的威慑,气势凌人,连走路都横着走。整日摆出少主的架子,高高在上……因为贪玩,而荒废武道。

正因为这样,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看着父亲死在那人的剑下,而无能为力!

他恨自己!恨自己没用!恨自己不懂事!恨自己……

终于,杨迁站了起来。颤颤巍巍,但两只眸子,却异常坚毅,毫不畏惧,满带着怨恨地直视着欧阳朔。

杀父之仇,不可原谅!

即便是死,也要杀了眼前这些可恶之人!

“有几分骨气。”欧阳朔见杨迁跌跌撞撞站了起来,不知是赞赏还是嘲讽道。

欧阳朔冷哼一声,随即再是一掌,狠狠将杨迁击倒在地。

杨迁爬起来,被击倒,再爬起来……如此五次,欧阳朔有些不耐烦道:“性子还挺硬。这一点倒像你那父亲……”

杨迁冷哼一声,却没有答话,只是冷冷盯着欧阳朔。现在的杨迁,只觉自己的身体不住摇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一般。胸口剧烈疼痛,鲜血不停从嘴角溢出。眼皮也开始变得沉重,他快要坚持不住了。但他又不敢就此闭上眼睛,他怕一旦闭上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拼着最后的力气再一次站起来。即便脸色已经苍白,嘴角已经挂满鲜血,但他却笑了,他盯着欧阳朔,意味深长的笑着。

“去死吧!”杨迁突然大喝一声,突然蓬勃的黄色光芒从他身体里迸射而出。一****如车轮的圆月陡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狂风呼啸,杨迁衣襟猎猎作响。满头黑发散乱开来,迎风飞扬!

此时此刻,他就像一尊杀神,冰冷的眸子盯着欧阳朔以及包围着他的十来人。深深的寒意,渗透每一个人的心底!

“月魄!”欧阳朔惊呼道。

“没想到,月魄竟然在你手中!我早该想到的!”欧阳朔突然大笑起来。但不久,他的笑声戛然而止。

轰!

那大如车轮的圆月轰然爆炸。足以破坏天地的力量铺天盖地而来,耀眼的黄光就像洪水决堤一般,霎时间淹没天地。

只听几声惨呼,包围着杨迁的那数十人瞬间化为了血雾。

见到如此惊世骇俗的一幕,欧阳朔本能想逃,但他又如何逃得过光的速度!黄光如洪水猛兽将他吞噬,在生命最后一刻,他看到了一张狰狞而恐怖的脸庞。那是杨迁的脸,那是恶魔的脸!

他还来不及发出任何惊呼和惨叫,就已经化为了一团血雾。

不知过了多久。最后一缕黄光也消失在了夜色里。

“爹,对不起。来生,我还要做你的儿子。做一个让你感到骄傲的儿子!”

一钩残月在他眉心一闪而没,意识快速消散,眼前一片黑暗。

最后一丝生命气息消失殆尽,那单薄的身体往后仰倒,重重倒在了水坑中,血泊里……

雨,暴雨,更加肆无忌惮瓢泼而下。

雷声似是怒吼!

卡嚓嚓!

夜空中乌云汇聚,一道水桶粗细的闪电轰然劈下。瞬间将杨迁的身体笼罩在内,一个虚影从杨迁身体里飘飞而起……

……

是夜。中州,昌龙城,杨家,一个房间里。

杨震和妻子苏芹焦急等待在房间外。紧锁着眉头,异常担忧。杨震不停踱来踱去,这时,房门突然开了,夫妻俩连忙迎了上去。

“没事了吧,大夫?”杨震问道。

那被称作大夫的老者,脸色并不好看,沉默了许久,他方才摇了摇头,“少爷他……已经断气了。”

大夫话音一落,苏芹当场晕了过去,杨震虽然镇定一些,却也乱了方寸,稀里糊涂抱起妻子,就冲进来房间之中。

床前,正躺着他那心爱的儿子。两行泪水,从这个男人的眼角滑下。

整个世界似乎都在这一刻安静了下来。

伤心之际,突然一声惊雷炸响,一道水桶粗细的闪电从天际劈下。直接劈碎屋顶,劈在了那已经断气的少年身上。

一钩残月悄然在少年眉心处隐没。

良久,电光消散。

那少年竟然咳嗽了一声,眼睛微微一睁,轻声说了一句什么,随即又恢复了原样。

“说话了,我听到他说话了!”杨震欣喜若狂,也顾不得方才惊雷闪电是怎么一回事,连拉着大夫,狂呼,热泪盈眶。

那大夫被吓得不轻,在那愣了半晌,方才上前探了探那少年的鼻息。

“他活过来了……”那大夫脸色煞白,声音颤抖着,赶紧又拉起那少年的手把脉……

第1章 连升两级

昏迷了三天,杨迁终于醒了过来。

“我这是在哪里?”杨迁看着眼前陌生的房间,缓缓从床上坐起身来。脑袋疼痛欲裂,诸多的记忆片段像幻灯片一般,一张张快速的在他脑海里放映。

“我不是死了吗?”

杨迁想起了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想起了那个充满着血腥味,寒冷而又肃杀的夜晚,想起了那个他终身难忘却再也不愿想起的夜晚……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他。

他已经死了。

“可是,现在是怎么回事?”杨迁一脸迷茫。脑海里那个陌生的记忆告诉他,他身在一个叫昌龙城的地方,是杨家杨震之子……他也叫杨迁,从小体弱多病,不久前病情加重,卧病在床,奄奄一息……

“我的家不在昌龙城,我的父亲也不叫杨震……”杨迁情绪躁动起来,他跌跌撞撞翻下了床,只是,他大病初愈,身上并没有多大力气,翻下了床,连爬起来的力气了也没有了。

正在这时,也许是门外的丫环听到了屋里的响动,只听房门吱呀一声被推开,急促的脚步声响起,随即是那丫环的一声惊叫。

“少爷!”那丫环连忙将杨迁扶起来。扶到床上。

杨迁抓住丫环的手腕,问道:“我是谁?”

丫环被杨迁的问题吓了一跳,脸色唰的变得煞白,吞吞吐吐回答道:“你是……少,少爷。”

杨迁的脸色异常难看,又问道:“我为什么在这里?”

“这是少爷的家……少爷,你,你……”丫环被杨迁抓着的手因为害怕,而在发抖。杨迁的表现实在太怪异了。

这一次,听了丫环的回答,杨迁没有再追问,反而沉默了下来。

两眼无神直视着前方。

他的心里很乱,脑海里却一片空白。

他不能思考。甚至感觉自己不能呼吸。

咚!

杨迁突然倒在了床上。两只眼珠一动也不动。像一个死人,但又分明还活着。

丫环吓得不轻,连叫了一声少爷,然后就赶忙夺出门去,叫人去了。

“难道……我重生了吗?”杨迁心里默默念着。他虽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他却找不到更好的解释。

脑海里的另一个记忆,总不会说谎。

不知过了多久,杨迁听到一连串急促的脚步声。却是杨震苏芹夫妻,以及杨迁的大哥杨虎来了……

“迁儿……”杨虎似是喜悦,有似是担忧,急切叫了一声。听到杨震的声音,杨迁把头偏过来,眼珠轱辘转了一下。

他想叫一声爹,但他却始终叫不出来。

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只是这具身躯原来的主人的爹,而不是他的爹……

杨震、苏芹以及大哥杨虎在他耳边说了很多关心的话。杨迁似乎听清楚了,又似乎什么也没听到。也不知过了多久,杨震等人陆续离开了,照顾杨迁的丫环也离开了,杨迁才松了一口气。

他已经非常确定自己重生了。

……

时光如白驹过隙,忽忽十日眨眼即过。

杨迁基本已经痊愈了。

这些天以来,他已经慢慢接受了重生的事实。也慢慢适应了这一副全新的身躯,和全新的身份。

“既然上天给我重活一次的机会,我一定要做一个不一样的杨迁!”杨迁神色坚毅。他又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杨鼎天,想起了神阁,想起了杀死父亲的那个人!

“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一股杀气从杨迁脸上弥漫开来。

不知过了多久,杨迁脸上的杀气渐渐消散。他本能的运转法诀,想要修炼。但刚一运转,杨迁不由苦涩起来。

“这具身体的主人还真是个废柴!”杨迁无奈摇了摇头,他惊异的发现,在这具身体中,竟然没有丝毫的灵力。前世,杨迁虽然修为不济,但却没有废柴到这种地步。

无奈之下,杨迁只有从最基本的引灵力入体开始。

前世记忆中,神阁上等心法《太古秘法》,悄然运转,空气中波动的灵力活跃起来,毛孔微张,灵力便从张开的毛孔渗进杨迁的身体。不多时,便有一条细若游丝的灵力线沿着周身经脉流淌运转。

一种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忽然,在灵力运转一个周天之后,杨迁只觉眉心处一热,一股柔和温暖的气息从眉心处传遍全身,随后,充沛的灵力从眉心处涌出,霎时间,杨迁只觉那细若游丝的灵力线变成了血管粗细的涓涓细流……

灵力竟然陡然间充沛了十倍,甚至更多!

灵力迅速涌向丹田,压缩,凝结。

一颗如黄豆一般大小的光点出现在丹田处。

“灵丹!”杨迁难以置信的内视着丹田处的变化,心中喜悦无比,“这么快就突破了!”

灵丹是进入武者一重的标志。

杨迁没想到,在一炷香不到的时间里,竟然就凝结出了灵丹!

...

未完待续

 

【点击此处阅读小说全部章节,下载奥豆APP,搜获“善解人衣”,免费获取更多小说资源,邀请码填SG0202】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3089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