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强强耽美文《蛰伏》全文 豆花文《蛰伏》在线阅读

强强耽美文《蛰伏》全文 豆花文《蛰伏》在线阅读

yw2017-10-31 16:34:22 浏览135次

蛰伏
Chapter 1 Golden Scorpion
商界的色彩,在韩国,很多人都知道是三种颜色。代表金钱的金色,公益仁慈伪善的白色,以及可以利用一些极致的手段快速达到目的的黑色。说的简单一些,在商界做大的集团,往往在生意场上是通吃黑白两道。
也正因此,一些堂会,帮派应运而生。它们往往在大集团的羽翼之下生存,又或者,一些实力强劲的堂会,直接独立出来,对zheng府跟警局是明目张胆的昭示着做合法的地产生意,私下里,却是联系一些财团跟海外做利落的生意,比如走私,比如军火,甚至贩毒。
在韩国,Golden Scorpion就是这样的一个存在。(Golden Scorpion 金蝎)
金蝎会。像一只妖娆的毒蝎蛰伏在韩国。旗下有自己的生意,但是跟国外走私的买卖却将其的规模渐渐支撑起来。狡猾的蝎子,让你明知道它有剧毒,却不敢轻易触碰。一如韩国警方对金蝎会的厌恶。
此刻,金蝎会的堂口大厅灯火通明,全一色的黑色西装,为首的那人,正对着墙上正位一只金色的蝎子行礼,后面一众人也都小心翼翼的随礼。把散发着淡淡香气的贡香递给身边的手下,金英东整理了衣领,然后转身过去,漂亮的眼睛看着身后的众人,年纪轻轻的他,任是谁第一眼看到他都不会猜到他是金蝎会现任的会长。右手虎口那只小巧的蝎子很精致,他自己也在道上有着很好很形象的称谓,只有一个字母,J。
J,一如一只休憩的毒蝎。
此刻,他看着面前一贯的黑色,冷冷的开口
“好吧,还有谁家的场子,被警察封了?”
人群有点小小的骚动,陆续有人颤颤巍巍的举起了手。J刚要发作,手下却在他耳边耳语
“会长,金爷来了。”
“在哪儿?”
“在贵宾厅,您知道的,他讨厌这样的场面。”
都没对众人做以交代,J转身直奔贵宾室,留下心里毫无着落的众人。
打开贵宾室的门,J有些无奈的看着眼前的人,那人舒适的躺在三万美金的乌玉躺椅上,正喝着J的私藏红酒,他身边的人,带着金边的眼睛,抱着白色的笔记本电脑一丝不苟的敲着键盘。看到J,那人都懒得起身,语气也是说不出的慵懒
“我说,J啊,你火急火燎的叫我回来干嘛,我是良民,才不要跟你这乱七八糟的堂会扯上关系。”
J也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
“金在中,在你评价金蝎会乱七八糟的同时,希望你不要忘了,我是代替哪个不负责任的混蛋做这个会长的位置”
金在中从躺椅上坐了起来,唇边还带着笑意,语气很轻柔好似还带着一点委屈
“可是我的M.J也每天忙得不得了的,有处理不完的事情呀,我是良民,你看不到我脸上明晃晃的善良两个字吗?我怎么可能来这里做会长啊。”
“哼,你的M.J忙得不得了?”
J扫了一眼金在中身边眼睛都没离开过电脑的人
“就算忙,也是你身边这位沈昌珉副总先生在忙,我说金在中,你有点金家人的觉悟好不好,你不知道金蝎会现在遇到了……”
“哎呀呀~”
金在中打断J的话,然后瞪着大大眼睛
“嘻……金家人该有什么样的觉悟啊,姓金就该有跟你一样的觉悟吗?那你说的人里包不包括最近让你的金蝎会焦头烂额的那个高级警长啊?”
J有些吃惊的看着在中
“你都知道了?”
在中点着自己的嘴唇
“叫金……金什么来的。”
旁边一直弄电脑没出声的昌珉冷静的插言
“金希澈。”
“对,对,还是个美人呢!”
金在中乐呵呵的从昌珉那里拿过一沓资料,扔给J
“呐,美人的全部资料都在里面了,你自己好好看~不要被勾引了。”
J接过在中扔来的东西,打开,韩国警署重案组警长金希澈的全部资料都详尽的写在里面。一旁,金在中已经不再笑了,他的语气很平淡
“J,这个金希澈刚刚上任才两个月而已,就已经把目标锁到金蝎会来了,这说明这个人很有野心。才一个月的时间,掀了你十七个场子,说明这个人很有能力。能在刚上任就带着新的手下,取得这样的成绩,说明这个人很有手腕。”
J听着在中的话,眉头越皱越紧,神色凝重的样子让金在中觉得好好笑,J的语气也有些低沉
“正因为这样,我才找你回来的,一般的角色,我找你干嘛?!”
在中笑了
“J,资料第四页。这里面,是金希澈在高级警校训练的时候犯的大小错误,以及他来首尔之前在任职地的一些事情。”
“你该不会是让我用这些东西去揭他短吧?这根本毫无作用啊。”
“金英东!”
金在中觉得自己要被眼前的人弄疯掉了,连J都没叫
“喂!谁会去做这么白痴的事啊!一个人的资料,并不是只是向你交代他的过往,资料往往是最能表露一个人弱点的东西。金希澈确实有野心,不过这个时代,警方斗黑道,有野心是没用的,要用脑子的。一个月掀你十七个场子,除了说明他有能力之外,也说明他冲动而且有些鲁莽。直盯最大的黑道堂会,怎么可以从小场子开始下手,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金蝎会整个都紧张起来,然后开始对他戒备,他以后的路更难走了。新官上任,谁心里都有几把火,想风风光光的做出点成绩,给手下给上司看,他跟我很像,不愿意屈居人后。”
J忽然笑了,然后昌珉也从电脑上收回目光,淡淡的看着身边的金在中,在中从一旁的金质茶几上拿过没喝光的红酒,继续说道
“他想做,你就让他做,从堂会里选几个不重要的场子,找几个人闹点事,让他们警察出出风头,建建功,等他心里那几把火都灭了,自然也就不会找你麻烦了。”
好像说得有些口渴,在中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却忽然发现J跟昌珉都盯着自己,眼神变的很正式,然后金在中哈哈大笑起来
“怎么,为我有条理的分析而折服?不要用那么chi裸裸的崇拜,我这人很低调。”
J眉心跳了跳
“金在中,我在考虑把你绑回金蝎会”
金在中刚要大叫着拒绝,一旁的昌珉幽幽的说
“在中哥,这个月融资的计划案,我们一人一半的做,你绝对没有身体不适,大脑乏氧之类的。”
在中还没说话,有人轻柔的敲门,打开门,一位漂亮的女人走了进来,高跟鞋敲击地面发出规律的声音
“金爷……今天怎么有空过来?”
在中好像忽然找到了救星
“Dorthy,我这不是想你嘛,过来过来,我看看脸蛋又漂亮了没?”
Dorthy自然而然的凑到金在中跟前,刚贴近他,殷红的嘴唇还没贴上在中的脸颊,在中就皱着眉问道
“Dorthy,你换了香水?”
女人讨好的点头
“嗯,香奈儿的新款,全球限量呢。”
“哦……”
在中揉了揉鼻子,也不顾一旁的美人有多茫然,从躺椅上起身
“昌珉,我们走。”
昌珉规矩的收起笔记本,然后同情一般的看了一眼还僵在躺椅上的Dorthy,在中走到门口,才回头看了J一眼
“那个……J啊,我最讨厌香奈儿的香水了,换掉。”
Dorthy显得更加疑惑跟茫然,她不明白为什么平时一来金蝎会就会要她招待的金爷忽然就这么丢下自己离开,更加不明白,为什么讨厌香奈儿的香水不是让自己换掉,而是让J老板换掉,这,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J低下头,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
“Dorthy,在中不是要我换掉香水,他说的换掉,是换掉你。”
然后J掏出支票夹,写了几笔,撕下丢到地上,转身离开
“Dorthy,一个钟头内离开金蝎会。”
在车上,在中打了几个喷嚏,然后揉着自己的鼻子
“女人都是白痴吗,好好的,干嘛香的呛人,烦死了。”
昌珉好笑的看着他
“是你比较奇怪好吧?哦对了,上次我们你要我查的那个叫Lane的投资顾问,我查到了,他现在在德国一家公司里工作,我找人跟他谈过,只要薪金方面高于那边,他随时可以跳槽过来。”
在中的反应很平淡
“不用。”
“哥,你之前不是看到他在全美金融大赛的表现,想要M.J用他的吗?”
在中往后靠了靠
“一听说多金,就急于跳槽的人,本事再高也是小人一个。今天能从德国跳到我们这,明天就能从我们这跳到别的地方去。商场上,向来讲究一次不忠,百次不用。”
昌珉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然后在中好像很困的样子
“昌珉呐,发通告吧,投资顾问,我们应招。”
“哥,招来的人,你信得过?”
“不试试看怎么知道,现在的人,有点本事都对金钱趋之若鹜的,等着一些脑满肠肥的金主去找他们,还有一些隐隐于世的,更喜欢这种能力的交锋呢。”
昌珉没说什么,只是打开它随身的电脑,开始敲字,在中忽然想到什么
“昌珉,一会给J打个电话,告诉他,最近东南亚那条线,让他先暂时停下,不要跟警方顶锋而上,碰到金希澈那样的性格,会吃亏也说不定。”
“我知道了。”
Chapter 2 契机
韩国警署。
金希澈撅起红润的嘴唇,在鼻翼之下夹住一根红色的铅笔,若有所思的看着眼前金蝎会的一些调查报告。身边的几个手下没人敢出声,大家都知道这个脾气古怪的老大不好惹,尤其是在他思考的时候。只有一个人,傻愣愣的还是开了口,他眨了眨可爱的蝌蚪眼
“老大,看出什么了。”
金希澈猛的回神,然后给了那人一个爆栗
“金俊秀,说过了,我思考的时候不要打扰我,看吧,好计划跑走了。”
金俊秀也是新进警署时间不长的小职员,不过他的运气不太好,警校刚毕业,空有一心做人民公仆报效祖国的心境,就这样被分配到脾气最古怪的金希澈身边当跟班。他揉着头
“老大……你都坐那一个多钟头了,难不成计划到明年啊……”
金希澈瞪大本来就大得吓人的眼睛,然后呼了口气,吩咐手下
“好吧,最近的计划就是,不去找金蝎会的麻烦了。”
手下纷纷质疑,因为近来的一个月掀了金蝎会那么多场子,很多小战役频频告捷,老大居然要在这个时候放缓对金蝎会的打击,这到底是为什么。金希澈这个时候却笑了
“你以为我金希澈看上他们金蝎会那些破烂场子?哼,给我一百个我也懒得去掀。”
金俊秀眼睛亮亮的
“那最近我们这是……”
希澈仰了仰头
“只不过是给金蝎会个警示,让他们在动东南亚走私的那条线的时候,会有所顾虑而已,金蝎会里……有一只高智慧的蝎子给他们当军师,我金希澈,非得揪出他不可!”
一众同人都了然的点头,金俊秀更是崇拜得笑咪咪的,然后希澈开始穿外套
“小海豚,几点了?”
金俊秀低头看表,老实的回答
“老大,四点半了,还有半个钟头下班!”
“啊啊啊啊!”
金希澈一顿惨叫
“糟糕了!来不及了!”
他边把衣服穿好,边往外冲
“小海豚,你开了车没?快点快点,跟我去机场接人!”
“开快点啊!小海豚,要来不及了我!!”
金俊秀眼睛盯着前方
“老大,开太快会被开罚单的。”
于是在金希澈连声抱怨里,他跟金俊秀一起到达了机场,找了好几圈也不见要接的人,金希澈颓然的耷拉下头
“我惨了,居然忘了他今天回来,这家伙会记仇的。”
“知道我会记仇还迟到将近一个钟头,你大脑到底是什么构造?”
金希澈闻声回头
“小耗子……!”
转身扑到那人身上
“你想表哥了吧?”
金俊秀看到金希澈扑到一个身材高挑,剑眉星目的人身上,不过明显的,那人表情有些僵硬,然后一只手把金希澈提开
“第一,我说过不要再叫我小耗子,不然我就把你小时候所有的丢人事情影印一百分贴到你们警署门口,第二……”
郑允浩低头扫到金希澈胸前挂着的警署证件,语气很冷
“第二……你知道的,带着警局的东西,不要靠近我!”
希澈连忙拿下警署证件,一副忘记了的样子,身后的金俊秀友好的笑了笑,伸出手
“你好,我叫金俊秀,是老大的跟班,你是他表弟哦?呵呵,一点都不像。”
允浩的眼神扫过金俊秀胸前的警署证件,眼神跟刚刚一样,他没有伸出手回握金俊秀的手
“不好意思,我不喜欢在私人时间跟警察打交道。”
金俊秀显得有些局促和茫然,金希澈已经眼疾手快的拿下金俊秀的胸牌,塞进他衣服口袋,然后大声抱怨
“郑允浩!你好歹给你表哥我一点面子,就算你再讨厌警察,我也是首尔警署的一级警长,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看到金俊秀有些尴尬的表情,郑允浩这次终于弯起嘴角,伸出手,友好而绅士
“你好,郑允浩。”
“哦,你好”
三个人坐上金俊秀的车子,金希澈开始源源不断的发问
“小浩,你回韩国来,姨丈知道吗?”
“我的事情,从六年前,就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金希澈吐了吐舌头
“那小浩,你这次回来有什么打算。”
“我在美国拿到各种金融师的资格证,还抽空修了哈佛的法律博士,所以这次回来,应该会加入商界吧。”
“又搞商业,哼,会赚钱的,没几个好东西!”
郑允浩转头去看一脸不愿的金希澈
“希澈哥,你话里的坏东西,是说那些靠走私贩卖军火起家的集团吧,真正的商业,是靠这里赚钱的。”
郑允浩指了指自己的头,然后笑了
“我会在最快的时间内找到公司合作。”
“咦?小浩,你又没有庞大的资金本钱,人家大的集团公司会跟你合作吗?”
“呵,说到钱,太多的人都有了,但是脑子里的东西,很多只有我郑允浩一个人有。”
金俊秀开着车不仅有些无奈的翻了翻白眼,还真是老大的表弟,跟他一样臭屁。
“小浩,你是回家住,还是住表哥那里?”
“明天我会买车,然后自己找房子,我在韩国没有家,从六年前,就没有了。”
郑允浩用三天的时间,租到条件很好的高级公寓,坐在书桌前,看着电脑屏幕上,大大的M.J应招投资顾问的通告。允浩眯起眼睛想了想,然后在电脑上开始霹雳巴拉的敲了起来。
郑允浩一只手摸着下巴,看着面前另外九个人紧张的准备着如何介绍自己,郑允浩觉得前所未有的幼稚。有些无奈的起身,凡是称得上集团的公司就一定要这样迟一些才来敲定最终人选吗?无谓的形式跟下马威,看来这个M.J也够无聊的。起身,想找杯咖啡,经过M.J贴在墙上的大大标志的时候,允浩停下脚步,伸手摸了摸那个蜿蜒得有些妖娆的J字母,然后看了看自己的指尖,一尘不染,还好,这里的老板很注重细节。
走到拐角一个毕竟僻静的自动贩卖机面前,看到那里已经有个人在看来看去,走近一些,听那人的声音有点疑惑
“怎么回事呢,明明投了钱进去的……怎么不出来呢。”
走过去,看到那人乌黑的头发柔顺的鬓角,还有似乎不像该属于男人的白嫩皮肤,微微嘟起的红唇
“都怪死昌珉,放着好好的蓝山不喝,要喝这种速食咖啡,怎么搞的啊!”
似乎是越说越气愤,眼见那人一拳要打上贩卖机,允浩一把抓住那人的拳头,那人转过头来,允浩挑起嘴角,明明是大眼似水的一个人,如果不是此刻看着自己的表情里有点惊异跟疑惑,这样的眼睛跟表情,应该多些温柔才对。
允浩笑了笑
“人是聪明的动物,跟这种没有生命的东西发脾气很无聊的。”
金在中平静了自己的眼神,细细的打量着眼前的郑允浩,身材高挑,英气而且俊朗,最重要的,他有一双好看的凤目。然后笑容慢慢爬上自己的嘴角,他的语气里好像还带了一丝委屈
“那你说,该怎么办。”
允浩看了看眼前的自动贩卖机
“这种贩卖机吞币不出东西的情况,在欧美的贩卖机发生的几率大概是20%,不过韩国造这种东西的技术还会相对差一些,所以几率会大于25%”
然后允浩弯下身子,伸手去出币口摸了摸
“嗯,这里没有吐还出来的硬币,说明是机器本身的问题。”
金在中看着郑允浩向后退了退,然后转了转脖子,看了金在中一眼,说道
“打电脑给客服修理的话,至少浪费你二十分钟的时间,很不划算,所以解决的办法……”
下一秒,就看到一直沉稳向金在中讲解贩卖机的机理的人,飞起一脚,狠狠的踢到贩卖机的右下方机身,紧接着,咣咣两声,有什么东西落到出货口里,允浩不顾金在中吃惊的表情,弯腰拿起两罐即食咖啡递给他
“暴力虽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但是有时候是种捷径。”
有笑意在金在中的脸上一点点的渲染开来,他从手里拿过一罐
“小帅哥,另一罐我请你喝。”
允浩也没拒绝,接着从怀里掏出便签纸,写上“broken(坏掉)”的字眼,然后撕下贴到贩卖机的投币口
“没必要每个人都来这里浪费钱,我想,这家M.J还不至于靠这种破机器敛财。”
晃了晃手里在中给的咖啡
“谢了”
然后转身就走了,金在中看着他的背影,慢慢的笑起来,身后有身材精壮的人看到金在中很是高兴
“金爷,沈总说时间差不多了,要您赶快过去。”
在中慢慢收起笑容
“我说过,在公司里,不准叫我金爷,你又忘了。”
“是,我知道了。”
转身想跟那人离去,忽然好想想到了什么,笑着从贩卖机上扯下刚刚允浩留下的纸条,然后贴到那随扈的额头上
“去,把这个贩卖机抬到离总裁室最近的地方去。”
金在中笑呵呵的往面试室门前走去,昌珉呐,我好像遇到好玩的东西了。
=TBC=

 

 
Chapter 3 逆鳞
金在中赶回面试室的时候,沈昌珉跟几个高层的部门主管已经坐在那里了,见到在中,除了昌珉几个人都纷纷起身行礼
“金总。”
在中笑眯眯的随意摆摆手,就凑到昌珉跟前,昌珉没什么表情,好像对他的迟到有些不满,刷到放了一摞资料在他面前
“你迟到了两分二十一秒,这是最终敲定的三个人,一会要进行一个简单的对决来决定最后的胜出者,你先大致看看他们的资料。”
金在中把咖啡放到昌珉面前,然后开始翻看资料,另一边昌珉已经开始对几个主管说话
“可以叫这三位进来了。”
金在中左手随意的翻看着面前,面部表情丰富得让昌珉不得不留意,一会瞪眼,一会嘟嘴,一会啧唇,不动声色的推了推眼镜,昌珉低声问道
“哥,怎么,这三个人的成绩,你不满意?”
在中也神秘的压低声音,指着上面的一号
“昌珉,你看这个人,才多大年纪啊,头发就快掉光的样子,难道才高八斗的象征就是秃顶吗?”
昌珉脸色有些黑,然后在中刷刷翻了几页,想忍但是没忍住,低声笑了出来
“还有这个,还有这个,好歹也是耶鲁大学毕业的呢,家里条件不会很差吧?干嘛不治疗一下自己脸上的痘痘。”
昌珉的脸色更黑了,嘴角有些抽搐,大概是发作的前兆,金在中还没看第三个人的资料,不过他看了看昌珉的脸色,吐吐舌头闭了嘴,左手翻过第二个的资料,最后一位应征者的照片就呈现在眼前了。在中有些惊愕,不自主的低声呢喃
“这个是……售货机的那个小帅哥!”
啪!是沈昌珉没忍住拍了桌子,所有人都惊愕的看着这个脾气一样还算温和的沈副总,在中更是眼睛瞪得大大的看他,只见昌珉深吸了一口气,很快恢复了正常,对门口站着的人说
“Denny,一会他们进来记得把东西准备齐全。”
“是的,沈副总。”
在中悄悄拉了昌珉的衣袖
“小珉呐~”
“哥还有什么高见要发表?”
“小珉,你总这么低调的发脾气,时间长了会精神早衰的……万一长了皱纹……”
“……”
两人正嘀咕的时候,门开了,就见进来了三个人,前面两个都是一副紧张期待的表情,最后一个脸色不太好,好像还有些不耐烦。
郑允浩看了一下自己的手表,这是奥斯卡揭开年度最佳导演的颁奖典礼吗,宣布一下最终面试的人要用二十分钟,在自己的耐心被耗费光之前,自己被带了进来,想都没想,不待负责人开口,他已经坐在其中一张沙发上了。
坐下之后,允浩这才抬头看着眼前的一干人等,个个西服革履的,不仔细看,每个人的脸似乎都长一个样子,最里面的那个金边眼镜的人还不错,老练深沉的样子,看样子位置应该蛮高,那旁边的那个……
有点眼熟,然后允浩就见那人冲自己晃了晃速食咖啡,有些好笑,眼睛还是亮晶晶的,好像碍于自己坐的位置,不敢太张扬的动作,可是郑允浩不是白痴,单从座位来看,这个人坐的也绝对是M.J里的第一把交椅。
面前,负责面试的一个人发给三个人质地优良的皮制笔记跟钢笔,然后身后的幻灯屏幕上出现了一块地图,上面有三个点
Denny开口
“首先恭喜三位进入最后面试阶段,身后是首尔德兴街上的三块地,各位面前还有关于这三块地的情况简介,请三位在十分钟之内对这三块地进行简单价值评估,然后草拟一份地产企划书,10分钟后开始阐述自己的观点。”
现场静了下来,另外两个人已经开始积极的准备了起来,允浩盯着屏幕上的三块地,眉心动了动,然后拿过桌上的资料,简单一翻,眉头皱得更紧。另一边,金在中也拿过资料看了看,这些面试的最终考题都是昌珉在弄,今天也是自己第一次接触,他速度很快的翻了翻,然后合上资料,悄悄碰了昌珉一下,声音低低的
“你真够费心的,居然这么……”
在中抬头看了一眼奋笔疾书的一号跟二号,然后把自己的话补充完整
“居然这么歹毒”
昌珉嘴角挑了挑
“多谢哥夸奖,都是您传授的。”
“切……”
然后在中下意识的看了一眼郑允浩,那人正在喝咖啡,而他表现出的悠闲不光让在场的所有人有些错愕同时也对他过于自负表示怀疑,什么都不准备,这人是过于自信了吧。金在中脸上的笑容收敛了一点,他看着郑允浩放下咖啡,忽然也拿过桌上的纸笔开始写着什么,在中淡淡笑了一下,没再说话。
十分钟过去之后,一号和二号虽然准备得有些仓促,但是也都放下纸笔,一号站了出来,在昌珉授意之后,开始侃侃而谈。看得出来,确实才华横溢,说得也很ji情。几个部门主管频频点头,在场不是赞赏表情的人只有三个。
一直表情深邃的沈昌珉,一脸同情模样的金在中,面无表情有些无聊的郑允浩。
二号比起一号更盛,说了整整二十分钟,直到昌珉示意可以停止了才停下。然后Denny礼节的伸出手
“请郑先生开始阐述观点。”
允浩扫了众人一眼
“我无话可说。”
Denny有些诧异
“您……您没话说?如果您不说话的话,就相当于自动放弃了这次机会。”
允浩轻轻笑了一下,他用指头敲了敲桌上的资料,语气里有些轻佻
“你确定,这个,是机会??”
在场的部分部门主管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昌珉却露出了难得的微笑
“郑先生能给我一个你放弃评估这三块地的理由吗?”
允浩也笑了
“这位应该是沈副总了吧,听闻你也是M.J里的一块奇葩呢,理由是什么你不该不了解吧。”
然后郑允浩站了起来,开始说话
“做地产价值评估,第一条要做的,就是确定这块地会不会被zheng府收编。德兴街旁边的几条街,在三年之内陆续都被zheng府收编做环保公园用,这条街是不会幸免的,即便五年之内不动,十年之内也一定会动。M……J旗下的地产向来是以商厦为主,而且很少有低于十层的建筑,如果现在随便在这三块地里挑一块来做商业,等到楼建了起来,zheng府也该送你一套炸药了,谁会蠢到做这种事啊?”
一号跟二号显然脸色都青了,一号反问道
“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这……这是面试的考题,考的是评估能力。”
郑允浩鄙夷的摇了摇头
“这种跟实际脱节的评估,完全是浪费一个投资顾问的时间。”
二号也反驳道
“你怎么知道一定会动到德兴街,你也只是猜测而已。”
“可是,评估不就是猜测吗?”
这句话不是郑允浩回答的,是一直饶有兴趣听郑允浩说话的金在中说的。他一只手托着下巴,看起来有些慵懒的样子。
昌珉已经站了起来
“好了,今天面试就到这里吧,你们都出去吧,郑先生留一下。”
结果不言而喻,其他人,包括公司的部门主管都一并离开了,很快,屋子里只剩三个人。昌珉站起来,语气很友好
“我想,郑先生,M.J应该毫无疑问的雇佣你了。”
允浩却又再次坐回座位
“你知道从我今早来到M.J之后你们浪费了多少时间吗?之前的等待不算,光是进入到这里,做这种无谓的评估就用了将近一个钟头。我知道你们是在用一种特殊的方式来考察投资顾问的前瞻性,虽然你们做到了,但是却没有考虑到时效性的问题。”
然后郑允浩站起身
“我很抱歉,我觉得我没有兴趣再留下去了。”
昌珉都有些惊讶,郑允浩居然要走?!看着郑允浩毫无留恋的转身,走到门边的时候,回过头来
“即使没机会在一起工作,我还是要强调一下,无论是我在哪里工作,都不是被雇佣的关系,是一种相互成就的合作关系。”
说完,就开门离开。
在中笑出了声
“哈哈哈,沈昌珉,你偷鸡不成蚀把米吧!”
昌珉脸上的表情没那么轻松
“事情好像麻烦了,韩国有这样一号人物,将来商界里可热闹了。最糟糕的是,他现在没被M.J收进来。”
在中却含笑走过去,拿起刚刚允浩写东西的东西那张纸,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忽然笑了出来,笑容很漂亮,手指顺着纸张的纹路下滑,在中收敛了脸上所有的表情,眼神突然变得深邃,他的语气也没了刚刚的轻佻
“昌珉呐,他会回来的,一定回的。”
再次低头看着那张纸,那张简单的人物素描里,金在中笑得跟现在一样好看。
午夜阳光
首尔有名的酒吧,有漂亮的灯光,优雅的环境,出众的调酒师。金在中郁闷的看着眼前刚刚才对自己示好的美女眼神开始飘向那个有着桃花眼的调酒师。送美女去舞池跳舞,金在中坐回吧台
“我说朴有天,你给我差不多一点呐,小心这么电来电去,哪天电到你惹不起的角色。”
吧台里正在调酒的朴有天回了那边又一个美女一个“友好”的眼神,然后转过头来
“昌珉今天怎么看起来闷闷的,你们公司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说道这个,金在中忽然哈哈大笑起来,把始末讲给朴有天听,有天笑笑
“原来他紧张兮兮的就是因为这个啊。你呢,你有什么打算,少在这里给我笑得花枝乱颤的,你心里早有打算了吧。”
在中撇撇嘴
“那个人一定会回来的。”
“你这么有把握?”
“有啊……他舍不得我这么好的老板嘛。”
昌珉从洗手间回来,就坐到在中身边,然后他看着朴有天,眯着眼睛盯了他半天,朴有天调酒的动作都顿了顿
“你干嘛啊你?”
在中转头去看昌珉,然后看昌珉的表情很认真
“朴有天,我上次跟你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有天一滞
“我……我需要时间考虑。”
昌珉没有给他喘息的机会
“我已经给过你很长时间了,这件事无论如何,你今天必须给我答复。”
“昌珉,你不要这样逼我……”
“不行!你到底答不答应我!”
“我……”
金在中狠狠咬了自己嘴唇一下,然后吃惊的看着两个人,他弱弱的出声
“那个……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演变成这样了。”
昌珉拿过桌上的酒,一口就清了底
“我早就看准他了,不过是他彷徨不定。”
“可是我不喜欢被束缚!”
在中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揽住昌珉的肩膀
“小珉,想不到你这么悲哀,居然喜欢上这么个桃花眼,不过,你们两个跟我关系都这么好,我还是会祝福你们的,我们说好哦,你们在一起以后不准排挤我。”
在中说完,只觉得身边冷风阵阵,然后昌珉幽幽的开口
“金在中,你想哪去了?”
朴有天放下手中的调酒器具,眼神变的鄙视无比
“你说,我跟沈昌珉在一起?”
在中眨眨眼
“你们不是都……”
昌珉冷冷哼了一声
“你的脑袋永远只会想这些,我是让朴有天来公司做营销经理。”
“啊?!”
“不过他脑袋坏掉了,名牌大学毕业,非要在这里做调酒师。”
朴有天笑呵呵的答道
“因为自由啊,人就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话音未落,朴有天吹了个口哨
“哟,很久没在午夜阳光看到这种质地的了~”
在中跟昌珉转头过去,两人都吓了一跳,五颜六色的灯光里,那人的侧脸一如既往的那么俊朗,长长的风衣,泛亮的鞋子。
几乎是异口同声
“小帅哥……”
“郑允浩……”
=TBC=

 

 
Chapter 4 碰撞
郑允浩坐在吧台的另一边,随口要了一瓶芝华士。有服务生客气的把酒送过去,没五分钟,他身边就开始徘徊着想要搭讪的女人了。
金在中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的时候,朴有天笑着望了那边一眼对他说
“怎么,这就是让沈昌珉郁卒了一晚上的人啊,你还别说,看起来挺不错的啊。”
金在中笑嘻嘻的
“是吧,你没看到他踹售货机的样子呢,标准的高手。”
沈昌珉拿过一旁的酒喝了一口,然后幽幽的开口
“我拜托你们两个,不要说的好像我是牛郎店的老板没找到合适的人进店好不好。我是不想人才流失,将来商场上M.J为难而已。”
看着昌珉还有些惋惜的样子,在中举手敲了他的脑袋
“小珉,那是你笨好不好。”
扭头看着有天
“给我两杯Baileys。”
有天一挑眉
“哟,什么时候爱上这么甜蜜的烈酒了。”
拿过两杯Baileys,在中神秘的笑笑
“特殊人物,特殊对待。”
大步流星的走过去,然后自然的坐在允浩身边那个一直被不少人觊觎的位置上
“HI,小帅哥,一个人啊?”
允浩这才扭头看他,没穿正装的金在中看起来更加慵懒,五颜六色的灯光下,蓝色的美瞳显得妖冶异常,眼神落下,一字的锁骨上面,竟是说不出的诱惑。他手边,两杯Baileys的味道浓郁,郑允浩没有说话,扬手一指右边身后,在中抬头去看,是几个脸色不太好的女人,看样子,是一直在那想鼓起勇气过来搭讪的人,但是金在中现在坐的这个位置,却始终没人敢来。
金在中笑了,向我展示人气还是魅力啊,郑允浩……转头,轻轻喊了一声
“朴有天”
有天看这阵势,走了过来,就在郑允浩跟金在中面前,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调了蓝色夏威夷的鸡尾酒,然后抬起头,看着允浩身后的几个已经被他帅气动作感染的女人轻轻一笑
“几位美女,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请几位喝杯鸡尾酒。”
有小小的抽吸声,有天笑得更加迷人,端起酒,看了金在中一眼,然后就向另一边走去,当然,身后还跟着刚刚的那几个美人了。
郑允浩觉得有些好笑,从在中手里拿过一杯Baileys,抿了一口
“你手下,还都是精兵强将呢。”
“小帅哥,你还真是绝情,上午就那么走了,害的我们沈副总郁闷了一个晚上呢。”
“走的原因我解释过了。”
在中支着下巴皱起眉头
“可是说服不了我啊……”
允浩又拿起芝华士喝了一大口
“那么你又有什么理由说服我留下呢?”
在中眼睛睁得很大
“小帅哥,Baileys跟芝华士一起喝,很快会醉的。”
允浩耸耸肩,然后在中忽然正色下来
“这样吧,我们玩个游戏,你输给我的话,明早9点,M.J准时上班。”
允浩并没有追问什么游戏,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在中
“那么你输给我呢?”
在中似乎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他撇着嘴想了半天,想起上午允浩随手画的那张他的素描,在中说道
“我输给你的话呢,我就免费再给你当次模特让你画。”
允浩一愣,然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好啊,金在中,这么说定了。”
在中有些不解,老实说,这种条件对郑允浩来说一点不划算,难道自己天生长了一张画家们梦寐以求的模特的脸么?可是郑允浩又不是画家,正疑惑间,郑允浩靠了过来,声音透过震耳的音乐,让金在中瞬间僵直了脊背
“忘了告诉你,我喜欢画裸体的……”
允浩伸了伸胳膊
“好吧,怎么玩,你说。”
在中很快从情绪中走了出来
“我们就来比试……”
话还没说出来,就听到刺耳的喊叫声,为首一个凶神恶煞的人带着一些手下闯了进来,好像要找一个男人的麻烦,酒吧的管事出面调解都没有用,看的出,领头的那男人仗着手下人多,要把那人往死里打,那人连滚带爬的向这边跑了过来,所到之处,人们都自动避开,女人的尖叫,男人厌恶的咒骂声跟音乐声相和,那么刺耳。
允浩的表情很淡然
“你喜欢管闲事吗?”
在中摇头
“当然不了,首尔每天这样的事情多了,件件都管,那不累死我了。”
“嗯,同感。”
这边两人进行着不冷不热的对话,却见被打那人被为首的那人一脚踹了过来,身形一个不稳,在中没来得及躲,那人就趴在了在中脚下,然后允浩的裤子,在中的鞋子,都被那人的鼻血弄脏。
在中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
“我确实不喜欢管闲事,但是,干扰到我了,就不可以了。”
一边的允浩把目光从自己裤子上收回,转了转手腕
“嗯,同感。”
金在中往食指上紧了紧自己的戒指
“郑允浩,来人一共十七个,先撂倒九个的算赢。”
“OK。”
金在中一脚踹倒一个,下一个拽住那人衣领,冲他笑笑,那人看着在中,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被一拳打倒在地。允浩一手抓住一个,用力一撞,看着两个被撞到头的人一起倒下,没什么表情,下意识的跟金在中对视,二对二,平手。
那边郑允浩跟金在中各自拳脚施展得淋漓尽致,这边朴有天跟沈昌珉靠着吧台,喝着刚调好的蓝色夏威夷,有天问昌珉
“你不打电话给J,让他来解决?”
昌珉推了推眼镜
“经验告诉我,这个时候插手金在中的事情会死得很惨。”
“哎呀!”
朴有天不可置信的看金在中操起吧台上那瓶意大利原产的“inamorato”,有些心疼的说
“他还真是拼了呢,那瓶inamorato是他前一阵才从意大利带回来的啊。”
昌珉神色也有些微动,他指着砸烂午夜阳光精品酒柜的郑允浩
“你不觉得,他用那瓶路易十三砸那人头的时候,动作更自然吗?”
朴有天有些无奈的看着沈昌珉
“我说昌珉呐,金在中太任性点了吧,好歹午夜阳光还是M.J旗下的呢。真的不让J来帮忙解决一下?”
“你觉得那两个人需要别人插手解决吗,不过话说回来,这午夜阳光一直是金蝎会在罩着的,发生这种事,到现在金蝎会都没人露面,只能说明一件事。”
“什么?”
昌珉看着郑允浩跟金在中每人撂倒八个之后,把最后剩下的那个刚刚的领头人逼到角落里,然后自己抬头把有天调的酒都喝掉
“说明在中哥支会了J不要管这件事。”
在中笑着看着面前一步步后退的人,那人满脸惊愕
“两……两位……求……求求你们,放……放我一条生路。”
在中的表情也变得很为难
“我也想放过你,可惜,我们两个现在是8比8,就靠你分胜负了。”
那人想跑,还没跑出去,就被允浩一把拉住
“抱歉,这个时候,不能放过你,需要你来确定我是不是能画到美人。”
那人忽然从怀里掏出刀子向允浩的脸刺去,松开那人,允浩猛的灵活一躲,那人趁着空档想跑,被在中一脚踢翻在地,在中脸上嬉笑的表情略略收敛了一些
“我讨厌别人在这里动刀。”
那人疼得在地上打滚,在中已经扭头去问郑允浩
“小帅哥,你没事吧?”
允浩摇头,然后在中笑了
“那么,小帅哥,今天是我赢……”
话还没说完,只觉得耳畔一阵劲风,竟是那人从地上爬起拿刀冲在中刺来,不过那人的刀只停在在中耳畔,因为郑允浩一手已经握住那人手腕,右手一个用力,只听咔的一声,金在中没有估计错的话,那人用刀的手腕至少挫裂了,听着刀子叮的落在地上的声音,在中的脸上一点笑意都没有了,昌珉跟有天跑了过来
“哥,你没事吧?”
在中神色平静的看着郑允浩在自己面前笑得那么轻松
“如果按照最后这人完全丧失进攻能力的话,应该是我赢吧,金总。”
郑允浩优雅的从吧台上拿起动手前脱掉的风衣穿好
“那么,我们后会有期,等我想画的时候,金总记得穿漂亮一点的来。”
转身离开,空气里酒精的味道浓郁,然后这时酒吧的管事开始整理糟糕的现场,昌珉看到金在中脸色不好,以为是因为跟郑允浩输掉而生气,不想金在中这时候却低下头,看着地上刚刚被郑允浩断了手腕的那人,声音很轻
“没用的东西”
那人忍着疼痛从地上爬起
“金爷!金爷!我尽力了,但是那人动作太快,我没办法……”
“今晚开始,给我滚出金蝎会。”
这下,连昌珉都有些惊愕,这个人,是金蝎会的人?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在中走回吧台坐好,拿起没有喝完的Baileys,仰首喝光。朴有天走过去
“在中,这些人该不会都是你派来的?”
在中声音似乎还有些生气
“不然你以为呢,谁那么大胆子,敢来午夜阳光闹事?”
“为的是跟郑允浩玩这一局?”
昌珉看着那人被抬出去,似乎明白过来
“哥,你想上演苦肉计?”
在中没有说话,昌珉继续说道
“想让那人做垂死一击,你再趁机替郑允浩挡上一下,欠了你这个人情,要他来M.J就易如反掌了,不过,没想到郑允浩身手那么快,你根本来不及受伤。”
在中淡淡一笑
“猜到这个郑允浩难搞,可没想到会到这种程度。”
朴有天哈哈的笑了起来
“哈哈哈,金在中,你这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吗你!对了对了,你输给他什么条件了?”
在中懒得离他,昌珉看着他,神色似乎冷静下来
“哥,这个郑允浩,似乎总是脱离我们设计的轨道,这件事……”
在中慢慢的笑了起来
“我说小珉,你别那么紧张好不好,想得周全是一方面,但是,今天,我未必就输了啊……”
然后在中动作优雅的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棕色的钱包。十分感兴趣的打开,金在中开始乐呵呵的掏出一张张卡片细细数来
“身份证,驾驶证,银行卡……”
朴有天瞪大眼睛
“你什么时候拿了他这东西。”
“打架的时候啊。”
似乎没觉得自己拿了郑允浩的钱包有什么不妥,金在中把这些证件往昌珉面前一推
“有了这些东西,调查一个人会方便许多吧,所以小珉,我只给你一个晚上去查郑允浩,给我查得清清楚楚的,因为今后跟他合作,我不要身边,蛰伏着任何危机。”
昌珉点头,然后有天看着那么有自信的金在中,有些困惑的问道
“你这么确定他会跟你合作?”
在中笑了,还没说话,手机响了,拿出,看着上面没有显示名字的一串陌生的号码,金在中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了起来,按下接听键,在中的声音充满诱惑
“怎么,这么想我啊,才分开就找我啊,允宝贝儿。”
电话那头有短暂的沉默,似乎是在消化允宝贝儿这个新的称呼
“金在中,我的钱包呢?”
=TBC=

 

【点击此处阅读完整版】下载奥豆APP,私聊@善解人衣,注册邀请码填SG0202,阅读全部章节  

还有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更多“不可描述”的福利哦!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30691.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