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唱会资讯 > 张信哲:二十年后,我终于去听了他的演唱会

张信哲:二十年后,我终于去听了他的演唱会

陪伊阁主2016-4-22 15:18:52浏览188次 购买演唱会门票

对于张信哲来说,2016年可以说是他的强势回归年。继在湖南卫视跨年晚会上唱了《信仰》之后,又在《我是歌手》上带领70、80后观众进入集体怀旧状态,由此之下,这个春天在上海开个人演唱会,也越发显得水到渠成。

对我而言,时隔20多年后的此时此地,去听张信哲,也是自然而然,恰逢其时 。这些年来,很少为某一个明星偶像痴迷过,如果要说有,那大概就是张信哲。在中学时代,不仅仅是懵懂的情感,哪怕是生活日常中的某一些细节,也和这个歌手、这个独特的清澈细腻的嗓音有关。杨浦大桥畔的宿舍,夜夜和着大桥上的车流声伴我入眠的,是张信哲的歌;放学路上秋风乍起,《忘不了你》勾起的是少年人最初的怅惘;暑假里,练钢笔字帖时的背景音乐是张信哲;甚至,不知何故,某一个周五下午路过大风下黄沙漫天的操场(那时候还没有塑胶跑道和柔软的绿色草坪),踢球少年在其间影影绰绰,那一刻耳机里正在放《太想爱你》,而彼时彼景,我居然一直记到了今天。

写到这里突然发现,凭着对于意象和场景的执着记忆,我是否可以尝试写诗?

说远了。总之,从1995年-2000年前后,真正的少年时光,陪伴我的,是张信哲。其中几张经典专辑,包括《心事》、《等待》、《拥有》、《宽容》、《挚爱》 ,我熟稔到几乎专辑中每首歌都会唱的地步。在某些深夜,一度也天真的想过,是不是要给他写信之类,然而,始终无法沉迷于特定人事的我,最终还是没有付诸行动。

2000年后,我去北京念书、回上海工作;与此同时,流行音乐也开始进入互联网时代,9.8元一盘卡带专辑的概念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单曲假借互联网开始传播开来。所以,除了《信仰》、《白月光》等热门单曲,张信哲的新专辑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另一方面,80、90年代如日中天的港台歌星开始纷纷来大陆开演唱会,可我始终先入为主地觉得,张信哲的歌更适合月下独酌,所以,大约是不大会来开演唱会的吧。

直到前几年,听说张信哲开始来内地开演唱会,上海也有过几场,一度嚷嚷着要去,然而以彼时自己拖拖拉拉的性格,最终也未能成行。直到这一次,某日回家路上在广播里听到3天后演唱会的广告,又机缘巧合拿到了两张打折内场票,高中时代和我一起唱歌用完美中音给我配和声的顾小姐欣然答应一同前往,如是,没有太多的酝酿和纠结,短短一个傍晚搞定票子和同伴,如此的临时起意率性而为,倒也符合我现在的性格。

——写了那么多居然还没有进入正题。好吧,也许对我来说,始终也学不会写或独到老辣或应者云集金句迭出的乐评,就连时间节奏也要慢半拍。因为始终相信,所有的音乐,说到底,关乎的还是自己的记忆和情感。

于是,4月17日晚7:30,我和顾小姐掐着点走进了虹口足球场,当走出通道往球场中央寻找座位的时候,夜色下满场星星点点的荧光棒闪烁不止。突然想起《三体》中的那句话:“让整个宇宙为你闪亮”。

不得不说,现场的演唱会,总是有一种奇怪的打动人心的力量,那些善于劲歌热舞的歌手自不必多说,哪怕像张信哲那样,永远唱着悲伤的慢情歌、永远如同一个暗恋女神却又不敢开口的羞涩大男生一样的歌手,也会让人忍不住坐在台下手舞荧光棒跟着音乐轻轻晃动,从头到尾一字不差的跟唱下来,然后看五颜六色的舞台灯光打在自己身上,忍不住感叹“独行千里只为晤君一面”,20年后,我终于见到了你的样子。

张信哲:二十年后,我终于去听了他的演唱会
距离听张信哲的中学时代已经过去了整整20年,时光荏苒,歌者已接近50岁,听者也到了不得不和青春告别的岁数,其实整场演唱会上,大约有1/3是我不大熟悉的“新歌”——在我的定义中,《信仰》以后的都是新歌,回家上网查了下,在那之后,张信哲仍然持续不断的在发片,数量也正好占到他所有专辑的1/3左右。当和他同时代的歌手陆续停止发片,靠不断唱一些“怀旧金曲”在内地走穴换取一些廉价的关注时,这个被不少男人以“娘炮”为由嗤之以鼻的中年男人,却还在不温不火不疾不徐的发片,所谓的内在的力量,大约正是如此。

张信哲:二十年后,我终于去听了他的演唱会
“我用情付诸流水/爱比不爱可悲/听山盟海誓曾经说的字字都珍贵” ,很多年来从未曾刻意去强调这一点,但是愈发觉得,这一句歌词,既是张信哲歌曲中最爱的一句,也是这些年来自己走过的路的隐喻。所以,我固然不会因为见到昔日偶像而流泪,可是,当全场一起唱出这一句时,眼角终于还是有点湿润了。

张信哲:二十年后,我终于去听了他的演唱会
在华语流行歌手中,张信哲始终没有到达真正的一线——我的定义,不论是外貌、演唱技巧,还是歌词的思想深度和犀利程度,他都没有到真正的Top的程度——他就像一个邻家大男孩,和你聊天陪你随便唱唱小曲,叨叨着心目中暗恋已久的女神的样子,求之不得辗转反侧,然而一切也仅限于此。很多年后,这种一往而深的情感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显得不合时宜,可也愈发显得其难能可贵。

张信哲:二十年后,我终于去听了他的演唱会
令我略略意外的,倒是安可场的最后一首歌。我始终习惯从live场最后一首歌中解读出某种象征意味。在张信哲众多黯然神伤、欲说还休的情歌中,《太想爱你》是难得的直白表露欲望的歌曲,以它作为结尾,莫非是表现出这个年近知天命年纪男人所不为人知的精进的另一面?

更多演唱会相关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演唱会资讯(微信号:yanchanghuizixun)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2472.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