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唱会周边 > 去听周杰伦演唱会有什么感受?

去听周杰伦演唱会有什么感受?

陪伊阁主2016-4-5 12:49:35浏览278次 购买演唱会门票

去听周杰伦演唱会有什么感受?

-去看一个喜欢了七年的人的演唱会是什么体验?

-在万人合唱音澎气湃的宏大回声里,又听见了当年那个小台灯下还在用铅笔演草的、把你的盗版磁带视若珍宝的自己。
1
六月六日,魔天伦济南站。
这天济南达到了前段时间以来的巅峰,37度。他站上台开口说,很高兴四年后又回到济南,这座城市很不错哦,虽然它好热啊。
在距离他最远的济南奥体中心主体育场的看台,这句话传过来的时候,我们都噗嗤笑出了声。
我们是指,我,男朋友A君,我身边的室友,和室友的男朋友。更远处还有两个室友,和她们的男朋友。下午六点半入场时,我还看到前排几张熟悉的高中同学的脸。摄像机扫过观众席时,室友认出了她的高中同学。从江南飞来的我的高中同学,骄傲地在朋友圈晒第一排的门票。从隔壁城市磕磕绊绊地赶来的基友,临开场前只在体育场门外吃了点乱七八糟的烤串。兴许再靠前,还坐着我们宿舍楼的一些姑娘——下午我出门的时候,她们正在兴高采烈地讨论。我们大学包了三辆大巴车接送——也就是说,仅仅我们学校,就至少有一百五十人。

是的,我们都来了。

我的朋友圈里出现了这么一句话:
“你始终有这种魔力,能将亲朋旧故聚齐。”

2
我总是喜欢告诉别人,我当过周杰伦七年的脑残粉。
这个“过”字用得很微妙。
他出道时,我刚上小学。他飞快地红起来时,我还在一大片夏天的树荫里脏兮兮地疯跑。他开始唱“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时,我啃着棒棒糖的傻样儿一下子呆住,好像感觉到了一点儿什么,又好像从那一刻起,那个叫“感伤”东西的就做作又生猛地冲进了我的门来。

那时,我小学五年级,有一个很喜欢的小男孩,可是我不知道那个小男孩喜不喜欢我。我听着“跟夜风一样的声音,心碎得很好听”时,没有注意到,手上的冰棍也在言不由衷地往下滴。

我的童年就这么融化了。
我觉得我的早恋和周杰伦一定有关系的。
我上初一,遇见了另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男孩。小男孩脑子聪明,不爱学习也能和我争第一的位置。我们俩剑拔弩张,谁都瞧不上谁,彼此都觉得对方有一股欠扁的傲气。直到一节音乐课。那节课,老师放开权限,告诉我们可以自己带磁带来教室播放。

我上初中时,教室里没有多媒体,只有一台可以功放的体型庞大的录音机。当它费力又笨拙地外放《夜的第七章》,我和小男孩一起唱出rap时,惊奇地对看了一眼。

只隔着一个座位,小男孩的纸条扔过来时,我还在眯着眼睛努力地看清老师的板书。字如其人,跋扈的,不羁的,但是并不好看,比我的要差。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
我那时的头发和《蓝色大门》里的桂纶镁一样,穿着肥肥大大的校服,除了成绩突出一点,再也没有什么能被人记得的资本。后来小男孩的朋友告诉我,小男孩注意到我是因为他想知道——为什么会有女生也愿意学《双截棍》呢。

我得承认,我从这时才开始,认认真真地想要了解,周杰伦这个人。
接下来的整整一年里,我听完了周杰伦所有的歌。Mp3还没有普及的年代,我骑着单车,大街小巷地去音像店找他的磁带。花一个下午,汗流浃背地蹲在鳞次栉比的磁带盒前,看见他坐在《叶惠美》的扶手椅里,修长的指尖相触,眼廓里落满阴影,棱角分明。我如获至宝地抱在怀里,在写作业的夜晚,跟着他轻轻地唱歌。这时,我觉得自己变成了一道皱巴巴的影子,每个纹路里面,都是他咬字时轻盈的尾音。

在百度音乐还占据着mp3下载的天下时,我的128M的mp3里,搁着《三年二班》,搁着他写给詹宇豪的《大头贴》,听着“这第一名到底有多强”时,莫名地感到了孤独。
我能够背过他所有的rap,那时候唯一速度达不到的歌是《忍者》。
我能够默写他的所有歌词。
我知道他的生日,他艰苦卓绝的成长之路,他的病,他的朋友。我在对他嗤之以鼻的长辈面前跳脚暴怒。
我越来越愿意和别人说起他,他的励志,他孝顺,他对祖国的热爱,他的善良。越说越喜欢。
我告诉所有人,这是我的偶像。

那时候没有“脑残粉”这个词。

后来啊,他拍电影了。故事里的他,依然在演自己的人生。
他又拍电视剧了。好吧,不要太累。
他和好莱坞合作了。

他开始接广告。

他的音乐好像不如以前那么好听了。……
我从初二开始听欧美的流行音乐,国语只听周杰伦,和周杰伦作曲的一些其他歌手的歌。容祖儿的《小小》,梁静茹的《失忆》,张韶涵的《亲爱的那不是爱情》,甚至伊能静的《念奴娇》。小男孩那时候开始听Linkin Park,而我听Within Temptation。但是我们依然默契地守着周杰伦。
再后来,我们不再说话了,不再联系了。
小男孩的QQ签名改成了“我会发着呆,然后微微笑,接着紧紧闭上眼”;而我,在人生的第一次甚至不能称之为失恋的悲伤里,听着《搁浅》流下了眼泪。

长大是一件漫长又纠缠不清、刺痛又歇斯底里的事。
我的mp3换成mp4、mp5,里面的歌,从西城和后街,变成诱惑本质,后来又加上夜愿和战车;又加上仓木麻衣和滨崎步,川井宪次和梶浦由记,后来甚至又有了韩国的ss501,f(x)和epik high。从电影到日漫ost,冗杂错乱无所不及,但永远有一个文件夹,是留给周杰伦的。
高二时,他出了哪张专辑?《惊叹号》吗?我惊觉我已经不再在固定的电台等他的主打首播了,也不再在零点等他的生日。我甚至忘记了一些歌词,那些我可以默写张口就来的语言,好像归还给了岁月。

再后来,我的设备里,属于周杰伦的那个文件夹,就不再打开了。

10岁到17岁,七年。
一个十岁的小女孩,是掏出了多大的心力去喜欢一个明星,一个遥不可及的人?
至少我知道,这种喜欢,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它燃烧在懵懂的身体里,借着一股不可名状的劲儿,纵使着我们横冲直撞,不问后果。
我此生,亦不可能再对其他的明星有同样的情愫。这个词我不知道恰不恰当,但是我知道,那时候的我,对他,献出了一个没有信仰的小孩子的忠诚。
十七岁,我发了这样的微博:

在美特斯邦威,看到Jay的大照片。32岁或31岁。忘记了你的生日,忘记了等待你的专辑,忘记了看你的电影,忘记了曾经默写过的大段歌词,忘记了当年落下的矫情眼泪。可是看到你那一瞬间明亮的感觉,居然一点都没有变。希望你能不要太累好好休息早点结婚,成为幸福的普通人。太阳下山的时候,回头看。
像一个标志一样,我脑残粉的时代结束了。

3
来到大学之后,我已经不会跟人提起自己曾经喜欢过他这么久了。我也不大喜欢跟人说起我喜欢的哥特和交响金属,就好像室友是个追韩团的,也永远懒得给我科普一样。我们都习惯自己戴着耳机,手插着兜在路上走。没人知道谁的耳朵里回荡着什么。棉布长裙的姑娘可能在听玛丽莲曼森,穿着乖张的大男生可能正在听久石让。我们有了虾米,有了网易云音乐,用强大的算法精致地计算每个人的喜好,生成周密熨帖的歌单,抚慰我们的耳朵。

只是偶尔有时候,偶尔,我也会想念那个写着“不会骑扫把的胖女巫,用拉丁文念咒语拉拉乌”的、破破烂烂的演草本。

九年了。
他要结婚的消息传来,我翻着昆凌的微博,在图书馆的自习室里,深呼吸了好几个回合,也没能抑制住红了眼眶。
天哪。我期盼着你变成平凡人,但那是因为我一直以为——你永远不会老,不会褪色。你永远光辉熠熠地站在万人中央,带领着一大批鲜活的回忆,好似一个攻城的将军,或者是一个年轻的神。

你不能老。你知道吗。哪怕是我不再狂热地喜欢你了,你也一定是要唱下去的。唱到我的孩子也能听见下雨的声音,我会告诉他,他的妈妈早就用唇语对着这个唱歌的男人说过的东西,远远不止爱情。
4
现在。听韩团的室友来了,听玛丽莲的人来了,听灵云的人来了,听后摇、旋死的人们,都来了。

我们全都奔向你,好像奔赴一个不言自喻、心照不宣的约定,或者一场缠绕了我们十几年的声势浩大的爱情。杰伦,可能你对于我,对于我们来说,只是往事了,但面对你的时候,我,我们,还是义无反顾。
六万人,每人手里的粉红荧光,在暗下来的天色里,像一片落满星辰的大海。

我想起那句“你在那万人中央,感受那万丈荣光。”
六万个座席,全都为了巨大舞台上,那个小小的身影。
你很热吧?济南的夜晚溽热潮闷。还有聚光灯打向你。你的背还疼不疼?你的病这么多年了。你别太卖力啊,有的高音,我们给你补就好了。……当我眯起眼睛,从遥远的看台上使劲儿看向那个小小的身影时,感觉那个十二岁的自己正在醒来,那一种狂热的望眼欲穿,让我怀疑,这十年好像没有过,背《本草纲目》,学着你唱反调,好像就是昨天。
我没有那种力量,想忘却终不能忘。

我并不太清楚,我是在一个梦里吗?我是说,从遥远的体育场另一侧回荡过来,又回荡过去,天风海雨一样的声浪,若是有颜色,奥体上方早就放了一场滔天的烟花。你会觉得,他就是这么触手可及,他的声音早就融入进了六万人的声音里,在身边,在你的荧光棒上萦绕,在闺蜜浅笑的嘴角上,和心上人的温柔成雨滴的眼睛里。

“故事的小黄花,从出生那年就飘着,童年的荡秋千,随记忆一直摇到现在。”
“你微笑浏览,手机里的浪漫,原来真心付出爱是这么简单。”
“我一路向北,离开有你的季节,方向盘周围,回转着我的后悔。”

“这十五年里,一路上有你,一直不离不弃,谢谢你。”

《最后的战役》最后一句,他对我们这样唱。
我没有想要哭。我从始至终,没有想要哭。
每首歌间歇时,若是没有乐手solo或过渡场景,灯光会全部暗下来。视野里全都是粉紫色晶莹剔透的光。而从哪一角,好像是浮上来了,又好像有人托举出的呼唤声,这时会有节奏地响起来。
内容是他的名字。

“周”“杰”“伦”。

“周”“杰”“伦”。

“周”“杰”“伦”。

……

六万人的呼唤声,整齐的,澎湃的,带着酒逢知己千杯少的豪迈,和一醉方休的爽快。

闺蜜探过头来问我,我们这样叫他,他能听到的,是不是?

我说,能的。
他会尊称每个乐队成员。他会站在台上,一个一个地把他的贝司老师,吉他老师,键盘老师介绍给我们。他告诉我们,这些人已经跟了他十几年。观众点菊花台要他唱,他问:“乐队老师们,还记得菊花台吗?”
这份温润的谦逊,让我想起十二岁的我挺着胸脯对我妈说:“妈你不要觉得周杰伦就是个娱乐圈的明星,他好厉害的,他和其他人不一样!”
直到现在,我也觉得,喜欢过你,就是我最大的骄傲。
5
这篇啰嗦的三千字文章要结束了。

回忆起昨晚,我还能记起的,是在三十七度的高温后,体育场上空阴云密布,经常会有闪电转瞬即逝,和舞台的光芒交相呼应。

他唱,我们合: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

闪电一璨而过,我一个恍惚,好像又看到了当年,藏在抽屉里的那张字条。

6
杰伦,十年前,我十一岁,告诉自己,有一天我要和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去看你。今天,我做到了。我们握着手并肩而坐时,就好像你见证了我们,我们也见证了彼此还没能相互陪伴时的岁月。它们在你这里,好好的存放着。
我们都坦诚地坐着,喜欢着你,和喜欢着对方,简单得可爱。
杰伦,这是与你痛饮的最后一杯酒。从今以后可能再不会怀念了,但是,还是谢谢你,给了我这场长达七年的约定。
时光仍在,是我们在飞逝。
但有一件事是不会变的,就是,你一定要幸福啊。

你陪我们长大,我们陪你变老。

作者:Depresso拿铁子
链接: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6496474/answer/50251528
来源:知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更多演唱会相关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演唱会资讯(微信号:yanchanghuizixun)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2344.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