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演唱会资讯 > 野孩子乐队20周年上海站 一群中年男子固执歌唱

野孩子乐队20周年上海站 一群中年男子固执歌唱

陪伊阁主2015-12-1 23:10:48浏览316次 购买演唱会门票

野孩子乐队20周年上海站 一群中年男子固执歌唱

11月27日,由树音乐主办的“黄河谣”野孩子20周年纪念音乐会在上海大舞台圆满落幕,野孩 子乐队及莫西子诗、小河、老狼相继登台,共同用音乐追忆珍贵往昔。这些经典的声音,熟悉的面孔仿佛把人带到十几年前,那间叫“河”的小酒吧,一群热爱音乐 的青年在里面唱啊笑啊,享受着民谣的“黄金时代”。

“一群中年男子的歌唱”

张 玮玮说上海一直都是野孩子演出一定会来的一个城市,这次在上海大舞台的演出他觉得很难得,“在平时俊男美女载歌载舞的舞台上,没有荧光棒,没有伴舞,只有 你们,只有我们,只有一群中年男子的歌唱。”然而这五个“中年男子”对音乐却是如劳作一般的勤奋与严苛,这使得他们的音乐比起“流行”更像是经典的“流 传”。

野孩子乐队20周年上海站 一群中年男子固执歌唱

在现场,他们演唱了多首经典曲目和新作,《伏热》是唱给每一个人不被别人理解的时刻;《不要拿走它》是给云南的赞歌,他们说不希望这首歌成为云南的挽歌;还有《黄河谣》,献给小索,献给“记忆里的那条河,那个城市和里面的人和事”,当野孩子在现场唱起这首歌的时候,五条汉子,放下手中所有的乐器,双手扣在膝盖上,挺着脊梁,庄重地清唱着,如一个仪式般珍重。

老狼、小河、莫西子诗助阵 为现场送“温暖”

演 出前后的几日正赶上上海降温,天气一冷,音乐就变成活络经脉的最佳良药。首先登场的嘉宾莫西子诗说自己是来“捣浆糊”再“打酱油”的,他和野孩子乐队合唱 了《山魈》。说起和野孩子的渊源,莫西子诗透露自己写下那首经典的《不要怕》就是在马雪松的店里,并在现场和马雪松两把吉他一只口琴的演唱了这首歌。他说 可能野孩子乐队并不为大众所熟知,但他们是真正来自土地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应该传的更远”。

第二位嘉宾是小河,他和张玮玮、郭龙一起演唱了《两只山羊》,幽默的歌词和三个人的“葱油拌面”组合使现场更加“暖和”,之后小河的一首《无爱》是致敬“小索”,这个提野孩子乐队就不得不提的一个名字,观众也用掌声回应了这份对小索的追思。

最后出场的嘉宾老狼一出场就收到了观众热烈的掌声和尖叫,他在现场演唱了《虎口脱险》并翻唱了张玮玮&郭龙的《米店》,熟悉的声线一下把人们从西北的河流山川拉回白衣飘飘的校园。这一夜,时光也为音乐而停留。

“高音虽在,犹有竟时”

在台上,手风琴手张玮玮打趣道,二十年前演唱《眼望着北方》这首歌时是E调,随着年岁的增长,一度降到了D调,如今又把它改回到了E,“在崇尚高音的国度,我也不能安安静静的做一个男低音”。

在 乐队唱到《长出来》的时候,大屏幕上放出了一张张旧照,那时的张佺还是满头的青茬,还有一个叫“河”的小酒吧,一群热爱音乐的年轻人在那里喝过、唱过。看 着这些旧照,观众席中的一位“铁粉”不禁感叹:“佺哥今年48岁,玮玮40岁,等到下一个二十年,他们就六十多了”然后大声朝台上喊着“野孩子牛逼”。

对 于“二十年”,演出结尾屏幕上打出的一段话也许能代表野孩子的心声,那是主唱张佺曾说过的——“如果不提二十周年,我真的没有意识到有一件事情让我身在其 中那么长的时间。所有过去的失败和骄傲,所有的聚散离合,就像是发生在昨天。和很多人一样,我也奢望下一个二十年后我们还能坐在台上,像我年轻时总会想起 的诗句那样。光阴如水,光阴如火,我们在大地上只唱一生。”

更多演唱会相关信息请关注微信公众号:演唱会资讯(微信号:yanchanghuizixun)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本文原文链接: http://www.peiyige.com/1595.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