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热点新闻 > 慕倾亦苏青黛是哪部小说 慕倾亦苏青黛是什么小说

慕倾亦苏青黛是哪部小说 慕倾亦苏青黛是什么小说

陪伊阁主2018-6-14 20:10:48 浏览14次

慕倾亦苏青黛是哪部小说 慕倾亦苏青黛是什么小说

小说《庶出》讲述慕倾亦苏青黛之间的故事,小说内容紧凑,强烈推荐。慕倾亦苏青黛小说精彩节选:慕倾亦口中言大哥,羽颜未婚夫的东西,他的尸体先前掉了乱葬岗,我从他手中拿了这么个东西。这个东西上面写了一行字,是一个极好的东西,羽颜姑娘瞧着我不顺眼,陷害于我,以为我成了她最大的阻碍。

精选内容

言落,我挥起手手中的碎碟片划破她的脸颊。

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从她的额骨之上蜿蜒到她的下巴,鲜血涌出,她立马用双手去捂自己的脸,看见满手是血。

“我的脸……我的脸……”离双双目之中染上恶毒,“姑娘你为何要如此做?谁人不犯错?奴婢已经向你认错,仗着王爷宠爱你不依不饶,就不怕王爷……”

砰一声,我拉着她,一把拽起她的衣襟,一把把她的头撞在铜镜上,头骨坚韧,铜镜支离破碎,额头被铜镜刮破,鲜血糊了满脸。

随手把她丢在一旁,言语带着一丝杀意:“你这是轻的,你可知道,我被关进兽院一天一夜,过的是何等凶险,我现在不杀你,你最好老实一点,就算你恨我,好好掂量掂量你的恨能不能杀死我!”

离双躺卧在地上,痛苦万状……

心中冷笑万分,走到饭桌前,漫不经心的端起碗筷,听着离双的哀嚎声就着小菜把桌上的吃食一扫而空。

一个月的时间,到了最炎热的八月,我在走廊上的座椅上趴着,三角黄色附身符在手中拿着来回摇晃着。

这个三角黄色护身符是慕倾亦口中言大哥,羽颜未婚夫的东西,他的尸体先前掉了乱葬岗,我从他手中拿了这么个东西。

这个东西上面写了一行字,是一个极好的东西,羽颜姑娘瞧着我不顺眼,陷害于我,以为我成了她最大的阻碍。

在这一个月的期间中,我打听了她的出身,京城相思楼的花魁,卖艺不卖身,舞技了得,琴棋书画个个精通,是一个受京城达官贵人追逐不可多得的解语花。

慕倾亦口中的言大哥,是她自小的青梅竹马,曾经失散过,再见她便成了花魁,两人便纠缠起来……

“青黛姑娘!”羽颜贴身丫鬟离秋端着一盅参汤,笑眯眯的叫唤了我一声。

我直起身子,把三角黄色护身符别于腰间,笑颜相对:“离秋姑娘,什么风把你吹来了?真是稀客的很!”

离秋笑颜迎人,似一个多月前对我的指控不是她一样:“青黛姑娘真是折煞奴婢,奴婢只不过是羽颜姑娘的贴身丫鬟,哪里称得上姑娘一说。这不羽颜姑娘病了一个多月才好,一好了,就亲手煮了参汤给姑娘,想这姑娘肯定是受惊了!”

她说着伸手打开盅汤盖,香味四散,人参炖鸡,白烟渺渺。

离秋眼中闪过施舍的光芒,把盅汤递于我的面前,我的视线慢慢的移到盅上,嘴角的笑意一深:“真是劳烦离秋的,我在王府之中,也没什么相熟的人,羽颜姑娘生病了我也没去瞧瞧。!”

“要不这样吧!”我伸手把盅汤盖一盖,稍微一推,“我借花献佛,把羽颜姑娘给我的参汤献给她!”

托盘撞进她的胸口,参汤溅了出来,离秋脸上笑容扭曲一下,“青黛姑娘哪里话,羽颜姑娘好不容易洗手做羹,青黛姑娘不领情,就是不给面子啊!”

“不给面子怎么了?”一个月的时间,足以让人看清很多事情,我慢慢的往她身边一倾,压着声音,带着笑:“你只不过是一个下等的奴才,我凭什么要给你面子?”

离秋脸色乍青乍白,端盘子的手颤抖起来,我继续挑衅道:“自从当了羽颜姑娘的贴身丫鬟,你在王府里就耀武扬威了是吗?奴才就是奴才,无论你跟着谁,自己翻不起身来,就是一个奴才!”

我在她心中是一个没有比她好到哪里去的,她被我不留情面得如此说,手握在汤盅上,咬牙切齿:“青黛姑娘,看来上次的教训不够,你学不乖,仍然要叫板羽颜姑娘?”

我离她越来越近,笑魇如花灿烂,猖狂无比的说道:“对的,我就是学不乖!”

兽院我能活着回来,说明我在王爷心中就是特别,羽颜姑娘算什么东西!“你和她一样,不过是一个青楼下贱女子,能比我高贵到哪里去?”

“砰一声!”

离秋被我激怒,拿起汤盅就要砸我的头,幸亏我躲闪及时,手一推,她把汤盅砸的柱子上,鸡肉参汤溅到一柱子的。

她提高声调,磨牙叫道:“青黛,你简直在找死……”

我媚眼一抛,略微上前,她的手抵在我胸前,我微微向后一仰,便腿脚无力坐上汤盅碎片的地方。

手脚略微划破,倒没有割伤身体,离秋被突如来的景色吓了一跳,紧接着慕倾亦冷漠无情的声音便响起:“都在做什么呢?”

离秋顿时脸色苍白如雪,弯腰急忙来拉我,我也给她面子,就着她的手站起来。

全身上下沾染了参汤的味道,很浓郁的鸡肉掺夹着汤味,慕倾亦带着知夏缓缓走来,看了我一眼:“伤都好了吗?”

我对他福了福身:“启禀王爷,奴婢的伤都好了,额头未留一点疤痕!”

离秋吓得一下子跪在他的脚边:“离秋给王爷请安,王爷安康!”

慕倾亦声冷如昔:“羽颜身体不适,你这个贴身丫鬟不好生照顾,跑来这里做什么?”

离秋低头唯弱地说道:“启禀王爷,羽颜姑娘身体已大好转,听闻青黛姑娘大病初愈,熬了参汤让奴婢端来,谁知青黛姑娘并不喜参汤……便……”

“来人,拉下去赏板子!”离秋话未说完,慕倾亦淡淡的命令道。

知夏对着身后不远处的侍卫,挥了一下手,侍卫上前拉着离秋,离秋大声挣扎:“王爷,奴婢做错什么了?要如此惩罚奴婢?”

慕倾亦嘴角勾起一抹冷意:“本王要惩罚谁,需要理由吗?”

霎那之间,离秋得瑟发抖被侍卫拖了下去。

我目送她远去,她眼中闪过怨恨就跟离双眼中闪过的怨恨一样狠辣。

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弧度,慕倾亦将我的神色尽收眼底,伸手拉住我的手,心头一震受宠若惊。

慕倾亦嘴角的那抹冷意变成了嘲弄,虽然是幅度极小,但是还是挂在了嘴边,他的视线扫过地上的残渣烂盅,声音温和跟刚刚天差地别:“可是有伤着?”

心中打起鼓,提起十二分精神:“启禀王爷,奴婢没事,只不过离秋一时手滑,打破了羽颜姑娘的好心!”

慕倾亦拉着我慢慢地行在走廊上,漫不经心之中夹杂着惊心动魄:“青黛,你不是一个善于说谎话的孩子。本王知道你心中有气,想借本王的手报复罢了,没关系,一个丫鬟,你想毁了还是杀了,不过是一条贱命!”

“不过有一点你好像忘了,这里是王府,肃王府,本王是南齐的肃王爷,这个王府所有的东西,所有的人,都得听本王的!”

恐惧霎那间蔓延心头,他不是在说笑,他是在向我陈述一个事实,陈述着我做什么他都看在眼中,我在他眼中不过是一只跳梁小丑般的狗,翻不起大浪来。

急忙弯下腿,准备膝盖落地,慕倾亦扶着我的手腕往上一托,安慰我道:“不用害怕,本王养你,自然是看中了你的价值,有价值,你才能拥有本王养你的资本!”

背上被冷汗爬满,觉得自己在他眼中无处躲藏,小小的声音道:“一切都是王爷教导有方,奴婢惶恐!”

慕倾亦手划过我的脸颊:“本王现在特别喜欢与你,睚眦必报个性倒是不坏!本王这里有一件事情让你去做!”

心中咯噔一下,从兽院出来,他说有一件需要我身体去做的事情,这一个月时间他大概是给我养伤,我的脸完好如初,虽然没有曾经的那张脸长得妖娆美丽,现在这个也是不丑的。

极力压下自己心中地害怕之情:“王爷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便是!”

慕倾亦长臂轻轻一带,把我圈在怀中,恍若我就是他最深情相待的那个人,他轻轻拍着我的肩膀,安抚道:“不用害怕,你长得太美,可惜太弱了,本王舍不得你受一丁点伤害。”

顿了顿,“相思楼是一个不错的地方!”

嘴角一僵,吃惊不知所以:“相思楼?王爷让奴婢去当一个青楼女子?”

慕倾亦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怎么叫青楼女子呢?只不过是让你去学让自己如何强大起来,如何勾魂摄魄,勾住一个男人的心!”

心中被巨大的悲哀所笼罩,我是一个庶出,庶出在南齐其实就是猪狗存在,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拉拢彼此关系的纽带。

慢慢后退出他的怀中,跪于地上盈盈一拜:“王爷与奴婢有再造之恩,王爷让奴婢去做,奴婢便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慕倾亦弯腰把我从地上扶起,他温热的手扶在我的身上,我便觉得如虫蚁啃咬,浑身疼痛不堪。

“真是听话的好孩子!”慕倾亦松开了手,声音冰冷的吩咐道:“知夏,带青黛姑娘去相思楼,好好找几个人伺候她,一定要把她的身体伺候灵活了,不然唯你试问!”

看美照美女!关注微信公众号:美照美女(微信号:meizhaomeinv)
广告合作QQ:1420348073
标签:
上一篇: :下一篇
返回顶部